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故事 >

大学生同志故事: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类别: 同志故事  时间:2020-03-24 

大学生同志故事: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考入大学那一年,我17岁。我从小是在SOS长大的,我们那个妈妈特别好,也很喜欢我,她一直说我聪明,很早就送我上学,如果看到我考上大学一定会特别高兴的。

只是她看不到了,因为四年前,她把我推到一边,自己被车撞死了。录取通知书下来后,我烧了一份复印件在她的灵前,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用,但是晚上我确实梦到他了。

和我在SOS一起的孩子,和我都不是特别亲密,。但是有一个人,却总是睡在我旁边,静静守着我,他叫三井寿,今年和我考到一个学校,不过是数学系。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了文科,也可能是为了躲着别的男生吧;至于为什么会被分到国际经济与贸易,也很奇怪。因为之前我报的是光华,因为那里的奖学金很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来了第二志愿,我的成绩明明是足够的。不过,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关系。

国经贸要比别的专业学费高400,而且SOS的负担也很重,所以暑假我和三井一直在打工,三井通过做报告和当家教挣了很多钱,我不喜欢说话,所以没办法,只能去做小时工,送报纸外卖之类的,虽然三井不要我去说自己还能想办法,但他的嗓子已经哑的没法说话了,所以我把他摁在床上,然后自己顶着太阳出去送货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晒了一暑假,我的皮肤还是没有变黑。

后来,院里表示可以为我解决一部分困难,而且我也找到了相对轻松的文字编辑工作,所以很快的,报到的时间就到了。

我和三井是一起到学校的,从南门进,狭窄的道路两旁都是个院系设的接待处。我找到了经院,问清楚我的楼号和房间号码,三井要跟我一起去,被我拒绝了。后来他说自己安置好就去找我。我点点头,说一定等他。他才走了。

跟着学长到了楼前,领了钥匙,我拎着东西上了二楼。推开房门,一屋子人。一个红头发的,一个冲天发,还有一个褐色头发的,还有另外一堆人,看起来像他们的父母……

我认得那个正和那个冲天发讲话的人,他是,开车的那个人。虽然最后判刑的是他的司机,但我确定,我敢发誓,当时,坐在驾驶座位上的,是他。

一言不发走进屋子,我把行李扔到唯一还空着的上铺,然后爬了上去。

你是流川枫吧?

我低下头,说话的应当是那个留着朝天发的,是那个男人的儿子么?我点点头,继续铺床。

那个男人,他居然认不出我。只不过过了四年,他就把他杀了妈妈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我用力抓住床板。

下面的人看我不理他们,于是自己又开始说话,我也继续铺床。看到报纸上的血,我才知道,刚刚手已经流血了,扯一点纸巾擦了擦,我继续在床上整理,只是当心不让血流到被褥上。

突然听到三井叫我,抬起头,三井正在门口,看到我疑惑的眼神,三井无所谓的耸耸肩说他把东西扔下就跑过来了,说他在五层耶,让我一会过去帮他一起收拾。说着,自动走过来打开我的行李。

然后,三井也看到了那个人,然后愣了,但是,接着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继续帮我整理。

三井一直比我成熟,就连我揪着那个人的领子大喊时,都是三井把我拉回来的,他当时在我耳边说的话我一辈子忘不了,他说等着,咱们一定会给妈妈报仇的,只是不是现在。

房间的布局是这样的,屋子四角是四个套橱,下面是电脑桌,上面是书架,旁边是衣柜,中间左右是两张双层的床,我睡在右手边的上铺。留给我的桌子是靠着门的一张。

三井准备的东西很全,连铺床板的报纸和抹布都想到了。把柜子擦了两遍,又扑上报纸,三井让我收拾书架,他帮我整衣柜。

屋子里好像变得很安静,只听到三井指挥我的声音,流川,把抹布给我,流川,暂时用不到的我给你扔阳台了。流川,我那里有多余的衣架,一会给你拿来……

一会,我的两箱行李就在三井手下瘦了下去,渐渐只剩两个空箱子。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战果,三井让我去洗把脸吧,先去办卡吃饭,回来再收拾他那堆。

我点点头,就拿了脸盆肥皂去了水房。洗完脸,我和三井都不用毛巾擦,三井说他最喜欢自然风干了,我也就逐渐不用毛巾了。

顶着一头雾水回到寝室放好东西,我拿出证件,那个朝天发仿佛一直在看我,我就当没看到,我目不斜视跟着三井走出房间。

北京九月的太阳还是很毒辣的,但是对于顶着烈日跑了一夏天的我,已经不算什么了。跟着出奇沉默的三井,我知道他有什么要跟我说,果然,办完银行卡和饭卡,在学三买了饭坐下吃,我听到三井说小枫,你……

三井只有在没有外人时候叫我小枫,因为之前只有妈妈会这么叫我。

我没事,别担心。我抬起头告诉他自己不会惹事的

三井摇摇头说他不担心这个,他说小枫,委屈你了,有时间,多来他寝室吧。

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三井这些年照顾我许多了,我不想他为我担心。其实妈妈死的时候,我不能再依赖任何人了。

共21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