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故事 >

大学生同志故事:睡在我下铺的兄弟(2)

类别: 同志故事  时间:2020-03-24 

跟三井回他宿舍,说是帮他收拾,实际上就是站在那里,帮他递个东西什么的,倒是三井,还忙着跟他室友聊天,还不忘介绍我说我是他弟弟,从小一起长大的。

我看他们宿舍几个人,一个高高壮壮像是有2.00作用,另外一个也不输1.90,还有一个,小个子,1.68,一堆高个子中反而显眼的了不得。他们几个和三井已经很熟的样子。看他们聊得很开心,我也放心了。

我不担心三井,三井走到那里,都不会突兀,总是能很自然的适应进去,让人喜欢上他。暑假里,三井甚至去了一家酒吧打工,没有告诉任何人,除了我。因为,那是一间同性恋酒吧,三井笑着跟我说他在那里做调酒师,居然还蛮好玩的,老板火爆的像个黑社会,不过人不错,改天带你去,就怕你被吃了。

三井跟我说得很轻松,我却不这么想,因为,那天有人碰了三井一下,他就像被烫到似的跳了起来,从此,除了我,他不让任何人碰他了。而且,我也知道我们两个的学费和生活费是怎么凑齐的。

三井收拾完东西,我就跟他说我要回去了,三井说要不要他陪我,我摇摇头,大学日子还长,我总不能天天逃避。

我打开门,还好,只有那个朝天发在,我又去洗了脸,回来那个人笑盈盈看着我说他叫仙道彰。

朝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我准备上去睡一觉,他却好像不准备放过我说我说你不觉得这床太短了么我觉得是不然咱俩去打个申请去换一张长的好了你说那我说你倒是说话呀。

好烦,睡觉的时候偏有苍蝇飞来飞去。我挥挥手,想要赶跑这个扰我好梦的家伙,却不成功。无奈只好扯过枕巾蒙住头,好了,天下太平了。模糊中听到有人在笑说呵呵,有趣有趣。

最后吵醒我的,是一阵震天动地的吼声,好不容易睁开眼,模糊中看到一堆红头发上窜下跳,喊道好漂亮好漂亮,晴子真的好漂亮,我决定了,我一定要追到她!

大白痴。我也实在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开口惹是非,

那人抬起头来,红发下是一张嚣张的欠扁的脸,臭狐狸,告诉你,我是天才樱木花道,我告诉你,不许你和我抢晴子,听到没有!

白痴。我更加奇怪自己怎么会连着骂同一个人两次。

臭狐狸,本天才一定要你知道我的厉害!那个人挣扎着要爬上来时却被什么拉住了,低下头,是那个仙道彰拖住他,说呵呵,如果你爬上来得话,我铁定这张床提前寿终正寝。而对面上铺那个褐发人则微笑颔首,看我注意到他,自我介绍到,我叫藤真键司,叫我藤真好了。

点点头,我却听到我的下铺传来这样的对话,樱木,你果然是天才,那个“狐狸”真实太贴切了。

对吧,终于有人承认我这个天才的实力了!

白痴。

接下来几天都是一些零碎的事情。院里开会哪,参观图书馆,办学生证图书证什么的。我才知道,我们四个人,只有那个仙道彰是金融的,其他全都是国贸的。不久,宿舍网线接好了,那个男人送来一台笔记本,于是我的宿舍天天充斥着拳皇反恐FIFA帝国的声音,一堆男生挤在那里,沸反盈天,而仙道却总是赖在一边,微笑着,看别人打的面红耳赤,却不插手。

而我,不然是在三井那里,不然就拿着录取通知书去图书馆。我最喜欢五楼的台湾文献,因为那里人最少,我讨厌别人盯着我看的样子。但是五楼总是特别冷,所以我有几次都是在那里冻醒的。是我没有说清楚么,因为图书馆最安静,所以我最喜欢去那里睡觉了。一直睡到闭馆。

晚上回宿舍,躺到床上想继续睡,另外三个人却在夜谈,我当然是不会加入的,于是不说话装睡,也往往就真的睡着了,而另外三个人则不知道聊到几点了。只是有一天,我听到藤真轻轻说你们知道么,流川他是孤儿。

你说什么?!这个突然拔高的声音居然不是樱木那个大白痴,而是那个仙道的。

你小声点儿!我今天去院里开会,班主任交待我的,说让我平时多关心一下流川。你们别出去乱说,尤其是樱木,平时千万别提流川家里情况什么的。听见没有。

为什么惟独说我,我樱木看上去是那么不可靠的人么!

反正大家都注意点吧,流川他,唉……

其实我还是很在意的,为什么那之后仙道一直没有说话。

第二天早晨居然没有被吵醒,但是一睁眼就看到樱木放大的脸对谁都不会是美妙的体验。没等我骂他,樱木居然先开口了说臭狐狸,你是孤儿呀?

藤真开始拼命咳嗽,一边过来拉开樱木,樱木脸上出现抽搐的表情,我低头,原来是仙道正不动声色把脚踩在樱木脚上,还碾来碾去。

没错。

怪不得流川都不可爱呢。像我,没有爸爸,还不是健康活泼成长了。

我心里一惊,樱木他……平时总是那么没心没肺的樱木也,我一生下来就被丢在儿童院门口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些。

是么,我爸爸是我高中去世的。

一时间,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了。

开口的居然是仙道,说起来,刚才流川那句话是我迄今为止听到的最长一句耶。

对呀对呀,臭狐狸原来你会说话呀!手舞足蹈的还是那只红头发的。

共21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