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故事 >

Gay男人找MB的经历

类别: 同志故事  时间:2020-03-26 

Gay男人找MB的经历

几年了,一直把它当作一个可以参照他人,了解自身的地方——确认自己的同性恋(至少也是双性恋)身份已是好几年的事情,可是从确认自己的取向,到后来发展到找MB这种被性所驱使的活动,都是自己“摸着石头过河”——这种摸索现在还在继续中;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很难去了解其他有同样取向的人的想法以及作为同志的喜怒哀乐。而在论坛里,无论是各位笔下的故事,或是记录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甚至只是简单的回帖,都能让我对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员的“同志”这一群体有所了解,也对我自己有所了解。写这个帖子,希望通过记录自己找MB的事实来回忆自己从少年到青年阶段对同性之间“性”、“情”的思索和认识,也算是在长期分享别人经历之后通过自己的一点故事给这个论坛增加一点内容。

如果你像我一样,从来不敢在生活中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愿意、不敢或者发现难以找到可以跟自己分享的同伴;同时,又经常被孤独困扰,开始逐渐为自己逐渐增大的年龄担心,甚至只能通过找MB来满足好奇或者发泄欲望,我愿意与你在这个帖子交流!

那是好几年前了。自己刚刚通过网络对同性恋的各种定义和描述作了详细地了解和对比自身进行参照,逐渐开始确信自己对男性的幻想不是暂时的(我之前一直以为到了一定年龄自然就会变回喜欢女性)。在无数次YY和想象如何跟男人亲热和光顾同志网站以后,某天无意中在某个现已被封的网站上发现了许多MB信息,里面包括他们的照片,个人情况及手机号码等等,看着看着,荷尔蒙过剩的身体便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最后经不住诱惑拿起了电话……

见这个MB的目的,其实最开始还没想到Z爱这么直截了当的事情。不过那段时间里,在日常生活中,我的已经由青春期的YY女性转变为大部分时间YY男性了。看到身材健壮的男人,经常不由自主地YY自己如何抚摸他结实的肌肉,玩弄他的胸部,屁股……每次想到把一个大男人脱光任我摆布,下身就不由得搭起帐篷(现在早没那么敏感了,这是后话)。所以我想就算是可以看看其他男性的身体,让我随意摆弄一番就算“值回票价”了。至于性的方面——在此之前,我并无任何跟男人亲密接触的经验,连G片都没看过,只在网上看过一些裸男图片,还只是那种单纯展示肌肉而不是男男胶合的图片(那年头好像露三点的男体图片都不是那么好找,也可能是我不懂怎么找)。不过通过一些文字小说,如北京故事之类的,让我从“理论上”了解男人之间大概应该怎么做。当时就准备性的方面顺其自然吧。去MB住处之前,我在自动售货机上买了一盒杜雷斯,以防万一。买套套的时候自然是鬼鬼祟祟,生怕被人看到。顺便想起有次跟朋友走路经过同一家自动售货机,发现一对男女正站在那里投币,远远的看着卖套套的那一格中掉下来一盒东西……这件事情让当时还很CJ的我们讨论取笑了半天,没想到过不多久我自己就要经历这个,不由产生一丝道德上的负罪感。

不过在去MB住处的出租车里,这种负罪感很快就被紧张和兴奋所代替——一边跟出租车司机聊着天以驱除紧张,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一些注意事项。我相当担心跟MB的接触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身体上的麻烦,所以心里一直默念着,提醒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保持清醒,不要被MB的指甲什么的弄伤,不要沾上他的体液,如果Z爱的话一定要早早带套套,诸如此类。现在想起来,虽然当时已经有了防范意识,但那点知识仅仅是从“防艾要带套”、“HIV通过体液,血液传播”这类公益广告中得来,我当时并不了解除了致命的HIV还存在着其他多种性病,更不了解它们的的传播方式,这些东西都是好久以后才慢慢了解的(后面会写到)。否则,凭我这点胆量,可能这种事情一次都不敢尝试。MB(以下称他为A)住的地方比较偏,司机也不大熟路,拐来拐去,还在路上停下问了好几次人,停了好几次才找到地方。

接近目的地的时候我就给A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快到了。等车停稳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的具体方位,我没怎么费力气就找到了他的住处。现实中的他跟照片上差不多,穿着紧身小背心,恰到好处的露出身体各部分的肌肉,不过举止之间略有阴柔之态。他把我带到他的卧室里,似乎想马上就开始行动。我让他不要忙,先跟我说会话。言谈中,了解到他东南某省人,在这个城市从事广告工作,干这工作一方面为了钱,另一方面也是“性”趣使然。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用一根手指在我身上划来划去。一般来说,我不喜欢别人用这种方式触碰我,与这种挑逗式的触摸相比,一个有力的拥抱更让我着迷。不过当时自己也非常老实,竟然任由他动作,没有想到在他身上摸两下顺便验验货。闲扯了几句话之后,他动来动去的手指实在让我腻烦,我也十分希望在他身上一探究竟,终于开口:“把衣服脱了吧。”

共4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