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故事 >

一个出柜同志的独白

类别: 同志故事  时间:2020-07-23 

一个出柜同志的独白

前半年来,我进入了最终必须面对的家族出柜之旅。

今年一月回台湾的时候,母亲与我预约了在日本料理店的两人午餐,其实事先我并没有任何出柜打算,只是想和她一如往常聊聊感情以外的其他事情。坐下来后,我们两优雅地点菜、喝茶,母亲平常工作繁忙,午餐之约对她来说是非常难得的半日闲。我一边大口嚼着烤和肉,和她报告我博士论文的进度,以及之后回台湾的生涯规划,顺便聊聊弟妹的近况,还有各种大小琐事。我很珍惜这样的静好时光。

吃了半晌,母亲忽然喟叹一声,看着我,温柔地说:妳这么好的女孩,不要急,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非常棒的人生伴侣,我知道。

我停下进食的动作,抬起头来望着她,千言万语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其实我不是没有对母亲说过。

国中的时候,我就和她说:妈妈,我觉得我喜欢XXX。那时我母亲向我解释:同性密友期,千万不要当真。

高中的时候,我问她:如果我喜欢女生,会怎么样吗?我母亲回我:帮我从冰箱拿一罐啤酒。

大学以后,我曾与母亲各据餐桌两边相对无言,我说:那如果我在一起的人也是一个好孩子呢?母亲满脸通红,泪流满面,身体软绵绵地像是随时都要摊倒在地上。我从来没有看过向来是职场强人的母亲的这个样子,母亲说她身体不好,我听完以后,害怕到不行,只好承诺自己会走向「正途」。

但实际上我没有。

这么静好的午餐时光,,我对于自己将要破坏它感到羞愧。牛肉我吞下去了,又喝了一口茶。我沉默了将近一分钟,然后开口:妈妈,如果我以后在一起的人,不是合乎社会常规的人,你们会不会对我很失望?

母亲像是刺猬一般立刻说她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将近三分钟的死寂过后,她终于又开口:我和爸爸都不会接受这种事的。我开始努力描述我现在的状况如何地幸福快乐,然而她表情淡漠,只说了一句:妳现在的幸福快乐都只是幻觉。

关于支持同性恋的逻辑论述已经太多,从科学到哲学无所不包,如果今天是个陌生人,光是理论我就可以讲七天七夜讲到对方哑口无言魂结全断,可是今天是我母亲,我觉得再有逻辑的论述也都彷佛全部失效。

我们讲了约有三十分钟。

最后我说:妈妈,从小我就很羡慕妹妹,她要是谈恋爱了,可以像个花蝴蝶似地跟你们分享快乐,她要是失恋了,可以回到家里向你们耍耍任性,哭一哭。可是我要是很幸福,你们会说是幻觉,如果不幸福,你们会说本来就是这样的。

于是我只好什么都不说。可是其实我很幸福,过去就算有不幸福我也不后悔,就像任何一个人一样,每一段感情都有意义,我从每一段感情中成长,那些人都是我要感谢的对象。

我花了29年,才能成长至今,成为一个可以全然面对自己的人,所以我不会要求你们瞬间接受,我只希望我们都能想一想,妈妈妳有空想一想我今天说的话,我也会把妳的想法放在心里。我们都需要时间和空间。

母亲最后说:至少我现在愿意听妳说了。

只是这样的一句话,对我来说也是足够了。母亲确实需要时间。

一月发生的午餐出柜事件之后没几天,母亲的姊姊,也就是我的阿姨,意外发现我是个同性恋。

母亲的姊姊是个勤于Facebook的家庭主妇,她于网络上明查暗访后,深信我八成是个同性恋,急怒攻心后只好向我表妹及另个阿姨探口风以及讨论是否该「报告」给我母亲知道,深知一切的表妹口风当然很紧,阿姨也是一问三不知,然而我从表妹这边得知阿姨已经到处帮我出柜后,心里感到不太舒服。

首先是在这件事上,阿姨从不与我连络,她只是犹豫是否该向我母亲「报告」,而这样的态度彷佛是在暗示我的「过错」。

再者,即使要给我母亲知道,也不是她的责任或权利,而是我与母亲两人之间的事情。最后,假设我一月并未出柜,母亲确实不知情,那么她到处帮我在亲戚间出柜的行为,将可能使我母亲成为最后一个知道的人,而这是我最不愿见到的。

我冷静了一个礼拜后,还是决定打给阿姨,正面突破。

晚间,我一个人坐在女友的车子里,窗外春风吹来却十分刺骨。拨通之后,我先简短报告了其他日常琐事,阿姨也像是一切都没发生似地应对着。终于,都报告完后,我问:阿姨,我想请问,妳有没有什么事想问我的吗?

阿姨说:没有,能有什么事?

我说:关于我的女朋友,妳有任何想问我的吗?我都可以直接跟阿姨讲。

阿姨又说:我没有什么要问的。

我说:那妳会想要见见她吗?我可以把她带去给妳看。

阿姨音调一转:不用。妳不要以为说我知道就表示我agree了。

我说:我没有要妳agree,我只是想要跟阿姨坦白,表达我的诚意。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