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故事 >

同志出柜故事 我是一个特殊的Gay

类别: 同志故事  时间:2020-07-29 



同志出柜故事 我是一个特殊的Gay



作者:逆流的鱼

  我是一个特殊的Gay——灵魂是Gay,而生理是女人。

  我是一个Gay,是一个特殊的Gay。我的灵魂是Gay,而生理性别是女人。有本书是双城编著的,书名叫《哥哥的半生:张国荣纪念特辑》,书的最前面有一段这样文字:在某个心理诊所,一个女孩向医生描述自己所遇到的问题:她想做一个男性,而且是一个同性恋男性。换言之,她的生理性别是女性,她的心理性别是男性,她的性倾向是同性恋。她是女人,她爱男人,但是她不想作为一个女人来爱男人,而想作为一个男人来爱男人。当然,这个女孩并不是我本人。外国也有类似的事——有个消防员变成女人以后就做了拉拉;英国的一个女模特变成男人以后就做了Gay。我们是特殊的同志。普通的同志生下来就是男人,就是Gay;或者生下来就是女人,就是拉拉。特殊的同志比普通的同志少很多,但确实真实地存在着,而同志网站也有关于特殊同志的文章。不过,文章不多,特殊同志的心理、遭遇是不清楚的,大家对我们很好奇。

  我喜欢男人,我的生理性别是女人,我的心理性别是男人,我要变性做Gay,要以男人的身体去爱男人。有些Gay知道我这个特殊的身份以后说,我好羡慕你的性别是女性,如果我是女人,我就可以和他结婚了。你变性做什么啊,做女人不是很好吗?你可以和他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可我就不行了。每当他们这样的说,我只有苦笑。如果我从来就没有变性的想法,如果我有小女人的心态,如果我对男女之事有兴趣,那就好了。可惜,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啊!

  我不是女孩

  我爸爸年轻的时候在街上遇见一个算命先生,他对爸爸说:过几年,我们国家会发生一场革命,你被卷入其中,被人整成个精神病人。你会结婚,晚婚,会有两个孩子,长子次女。你的儿子我不说,只说你的女儿,她命苦,九死一生,坎坷一生。在她4岁那天,她会毁容,时间是那一年的春节,被锅里的热油烫伤;上小学五年级,你和你的爱人会看见一件事情,你老婆会打她骂她,你的女儿在心灵上受到极大的伤害……

  过了几年,中国真的发生一场革命,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文化大革命。我爸爸被人整得死去活来,他承受不了,成了一个精神病人。他是个文疯子,不攻击别人。他治了病,和我妈妈认识,组成一个家庭,就这样,有了我哥哥和我。

  我4岁那年春节,大人忙着办年货,炸肉圆子、藕夹之类的东西。算命先生说我会有这么一劫,大人是知道的。害怕我出事,于是要我外婆带着我。可我还是出事了。我一头载进油锅里,晕了过去。大人们看见这一切竟然真的发生,个个楞住了。还是邻居哥哥把我送进医院的。外婆哭了,她对爸爸说:“算命先生说她有这么一劫,她还是有,我守着她,她也出事。我们不可能天天24个小时都守着她啊,她有没有人都会出事。她怎么这么可怜啊,当初她在娘的肚子里,我们应该打掉她的。没有打她,她这样活着,老是出事,我们这是害了她,完全是活受罪么。”我伤得很重,但还是活了下来,外婆说:“她伤的那么重,竟然没有事。她知道我们很担心她。她那么顽强,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只是毁了一点容,影响不大,吓不死人,只是在下巴那里有缝针的痕迹。

  后来,我知道下巴上缝针的痕迹是这么来的,便告诉自己,不管以后发生多大的事情,我都要一个人去面对,不想他们担心我。

  从小,我就和男生在一起玩,爬树翻墙,爬火车。我顽皮淘气,老是闯祸,因此,我妈妈老是打我。她总说你一点也不像女生,你应该是男生的,真是投错胎了。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和男生在一起,可你就是不听话,老是和他们在一起。

  我喜欢和男生在一起,觉得很自在。我那时就对妈妈说,我本来就是男生啊,我就是男生。

  我的言行举止一点也不像女生:走路,站和坐。妈妈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要我向女生学习,如何走路,如何站,如何坐。我学不会,像女生那样走路什么的,我特别别扭。我喜欢站着解小手,不喜欢蹲着上厕所解小手;我喜欢枪,有一天,我的运气很好,玩转盘得到了一把玩具枪,高兴死了,那些男生很羡慕;我不喜欢女生的衣服,喜欢男生的衣服,每次去武昌到外婆家,我总是到长江大桥上看解放军叔叔身上的那套军服。

  上小学,我们班代表学校去另外一个学校参加表演,唱革命歌曲。所有的学生必须化妆,要擦口红,其他男生没什么,可我就不舒服,我的皮肤对化妆品并不过敏,可擦口红我觉得不舒服,怪怪的。我是男生啊,涂这些东西做什么,男不男,女不女的。表演结束,我马上用纸巾擦掉嘴巴上的口红,才觉得舒服了。

共9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