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故事 >

火车上遭军人帅哥暧昧勾搭

类别: 同志故事  时间:2020-09-08 

火车上遭军人帅哥暧昧勾搭



北京的一个朋友非缠着我,要和我一同去安徽走走。正好是“五一”长假,为了避开人潮,我们决定提前一天出发。

  我们乘坐的是晚上从北京直达合肥的特63次车。虽然提前一天,但人还是很多。

  上了车,挤过忙乱的人群,找到座位,看见过道另一边有两位军官。我的心一阵乱跳,饱眼福了,窃喜不已。多少次坐车我都暗暗期盼,如果在我身边是名军人该多好啊……我的这种祈愿终于实现了!虽然军官并不在我身边,而在过道另一边,但这有什么关系,能看着他们我就很满足了。

  列车缓缓离开京城,我发现那两位军官只有一个人有座,而其中的一名少尉站在过道上,靠在坐着的中尉身边。中尉身边坐着一位30多岁的男子,他们三人天南地北地聊着,而我们这边相对冷清一些。

  我看着那两名军官和那个人聊得那么起劲,那么开心,心底不禁怨恨起来……为什么不是我的身边不是那两名军官?

  列车在无边的黑夜中行进着,不知疲倦地穿过城市、农村、荒野。到了济南,已是凌晨一点多,车厢里的人大多睡了,那两位军官和身边乘客的聊天也有一茬没一茬的。我看身边一个人站着,实在过意不去,便起身让他坐。我的朋友也起身让另一个站着的人坐下。我俩站到了过道上,而那个少尉坐在座位上,中尉站在过道上,和他挨着这么近,这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军人离得这么近。

  我仔细地看着他和那一身军服,心里着急得要命……笨蛋,快找话题呀,机会难得,机会难得……

  可我一句话也没说,就那么怔怔地看着他。丰常感谢我的朋友,他帮我先开了口,让我终于和那两名军官聊起来了。

  但我犯了一个错误,原来和他们聊天的那个人也是军官,只不过穿着便装而已。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穿着军服的两位军官身上了,他们是新疆某部后勤部的,目前在北京学习,都是江苏徐州人;而那个穿便装的在北京,而且离我住的地不远,安华桥。俩徐州军官叫他班长,他是安徽人,蚌埠的。嗨!老乡,虽然他在蚌埠,而我在巢湖,一北一中,但对于我们在外的人来说就是老乡啊!我莫名地兴奋起来。

  话题又打开了,我们聊得很开心。他们三人轮流让我坐,我让位的那人,不知是困了还是怎么了,坐在位子上美美地睡大觉,我不好意思叫他。

  一直聊到凌晨近三点,那位少尉实在撑不住了,把我带来的报纸铺在椅子旁的地上,便躺上去睡觉。我猜他的年纪也许还没有我大吧,有时在那中尉面前表现出一点若有若无的撒娇。我坐在中尉的旁边,少尉就在我和中尉的腿间躺着。我的心砰砰跳,竟不敢去看那个躺在我腿下的少尉,害怕经受不住这种诱惑。我抬起头,避开那一具对我有着无限诱惑力的身体,双眼在车厢里游离着,脑中嗡嗡一片……

  “你是不是困了?”蚌埠的那位军官碰了碰我。

  我的目光仍迷离在现实与虚幻中。

  “你是不是困了?困了就睡吧。”军官又碰了碰我。

  我猛然清醒,当时的表情一定很怪。为了掩饰尴尬,我低下头,“我不困。”

  “刚才看你怔怔的,眼睛也好像睁不开,以为你困了……”

  “没……没有。”我担心被他发现自己的不对劲,连忙否认。

  他表情怪怪地看着我,让我更心虚了,不敢直视他的目光,赶紧把头扭向另一边,不再看他。

  他不再问我,让我砰砰跳的心总算平静了点。可我仍不时瞟一眼身下躺着的少尉。他的个头并不高,也不算很壮,但看上去有另一番味道。相比之下,蚌埠的军官高大、健壮,也很帅气,加之部队出身,有一股阳刚之气。

  少尉睡了一会儿就醒了,他一手扶着中尉,一手按在我的大腿上站起来,我起身让座给他。他坐下,靠在中尉的怀里,而中尉用手抱着他的头。我羡慕极了,那少尉在中尉的怀里美美地闭上眼睛,嘴角露出淡淡的、满足的笑意。

  我瞟一了眼蚌埠的军官,发现他用探究的眼光看着我。我如犯了错的孩子,慌忙将眼光移到别处,刚刚平静的心又不安分了。他在看什么?难道他看出我有什么不对劲了吗?他为什么这样看我?

  列车进入江苏,徐州快到了,我心中涌出一丝难言的苦涩。真希望列车慢点儿开,别把我喜欢的人送下车。

  这时两位徐州的军官都清醒了,但少尉还躺在中尉的怀抱里。我们四人又聊了起来,我站得有些累了,就坐在少尉睡过的报纸上,把头靠在中尉的腿上。但当我想把手放在少尉的大腿上时,他笑着说怕痒,用手挡我的手。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