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故事 >

新婚初夜 丈夫的好哥们儿爬上了婚床

类别: 同志故事  时间:2020-09-09 

新婚初夜 丈夫的好哥们儿爬上了婚床



采访人:小雅

  倾诉者:荷语(化名),女

  采访背景曾经接到过几位同性恋读者的电话和邮件,大多是和我讲述他们自己的情感和心理感受。而荷语诉说的是她“同妻”(同性恋的妻子)的愤懑和痛苦。我给不了荷语任何帮助,唯有做到静心聆听。她一声声低沉窒息的哭声,像针一样,一下下扎得我心疼……

  丈夫的“哥们儿”插足在我的婚姻里

  看了10月30日《我该不该对“第三者”揭穿老公的“伪爱情”》那期倾诉后,我的心都要碎了。尽管我和文中女主人公的经历不同,但我们都有一个非常自私的老公,自私到明目张胆,根本不拿妻子当回事。我不明白,女人在婚姻里怎么就这么难?8年的婚姻,我好似温水里的青蛙,被逐渐加热的沸水,蒸煮得快要死去。

  我的经历,绕不开一个重要人物——阿豪,他32岁,至今单身。我和黎阳恋爱时,就知道他俩是最要好的哥们儿。不过,阿豪在我的婚姻中,一直占据着主角的位置。

  比如,新婚那天,阿豪是伴郎,他喝得酩酊大醉,又哭又笑。深夜,阿豪睡在我们的新床上,盖着妈妈为我准备的新被褥。这意味着新婚那些神圣的贴身用品,我还没来得及享用,却被阿豪捷足先登。黎阳倒很宽容,“别和他计较,他是个不拘小节的人。”我只好将不快压在心里。新婚初夜,我和老公半卧半睡,在沙发上凑合了一宿。

  毫不夸张地说,阿豪在我家随意出入的自由,堪比我公婆。家门钥匙公婆都没有,可阿豪就敢私自配用。我告诉黎阳,再好的朋友,也不能超越界限。对此,黎阳毫无反应,还劝慰我,都是哥们儿,习惯了。真是一巴掌打在棉花堆里,堵心的怨气连个发泄的地方都没有。我不想因此事跟老公过不去,给卧室配了门锁,钥匙我一人带着,并警告老公,请不要挑战卧室的底线,我需要个人空间。

  单从一日三餐说起,阿豪除了早餐时间不在我家出现,其余两顿几乎天天在我家吃。阿豪要是下班早,他就去黎阳的公司等着,然后,俩人再一同买菜,回家做饭,阿豪完全取代了我的角色。连婆婆都颇感疑惑:“怎么阿豪天天在你家吃喝呀?”我也纳闷,朋友做到这份上,任谁看都有怪异之处。每天晚上,不过十点,阿豪绝不走人,要么和黎阳一起喝酒,要么俩人在书房闲聊或看碟,我倒像个多余的人。

  黎阳在家很安静,与我很少有语言交流,可只要阿豪一来,他就会侃侃而谈。更有甚者,阿豪不管多晚走,黎阳必须把他送回家。我搞不懂,大男人走夜路,难道还怕遭遇不测?有一次,我发烧,实在撑不住了,便让黎阳陪我去门诊打一针。恰巧此时阿豪要回家,黎阳想都没想,说:“等我先把阿豪送回去。”一个多小时他才回来。如果阿豪是女的,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可他是男的,再怎么不对劲,我也找不出原因。

  “空窗期”的无性婚姻让我在婚外寻求慰藉

  阿豪、黎阳和我,三个人的关系有点本末倒置,我倒更像黎阳的朋友,彬彬有礼中隐藏着客套的疏离。我女儿今年6岁,从怀孕算起,到孩子呱呱落地,再到今天,我和黎阳一直分居,也没有一次夫妻生活。他从不主动接近我,即使出差回来,也没有小别胜新婚的激情。8年婚姻,黎阳只给了我一个女儿,如果不是婆婆催着要小孩,估计女儿也不会来到人间。我曾怀疑过黎阳在外面有女人,苦于没什么证据,我也不便乱猜。

  我刚怀孕时,黎阳就搬到书房居住,原因是孕妇需要安静。女儿都会走路了,再拿这理由做借口有点说不过去,然而,黎阳自有一番说辞,拒绝我对爱的渴求。当初,生女儿时,黎阳一直在产房陪着,护士还夸奖他对妻子的关爱,而我又是剖腹产,肚子上的刀痕至今都很醒目。黎阳说,“想起你分娩时的疼痛和肚皮上的疤痕,我就害怕亲热,担心给你带来伤害。”动情的理由,令我无话反驳,独守空房的无性与寂寞,被披上了疼惜的锦衣。

  顾伟在我情感“空窗期”时,恰到好处地出现了,他是我的同事。我和顾伟,从身体到精神以及兴趣爱好都很合拍,他扮演了黎阳的角色,给了我做女人应享受的快乐。除了情感的渴望,我还想从他人那里得到肯定,自己是否还有魅力?当我的身体如玫瑰绽放般坦然呈现在顾伟面前时,从他那似火的眼神中,我知道自己还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我很奇怪,肚子上的刀痕依旧存在,为什么在黎阳眼里就是恐惧?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