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基友话题 当前位置: 基友话题

陈雪:为何有人害怕同性婚姻合法化?

基友话题    时间: 2019-07-09   

陈雪:为何有人害怕同性婚姻合法化?

  为什么有人害怕同性婚姻合法

  导读:我从未想过同性婚姻合法会非常快速地通过,改变偏见、消除歧视需要更多时间,然而,在推动婚姻平权的过程里,看似友善、平和的环境里,存在赤裸的“歧视”。

  作者:陈雪

  法语教授毕安生跳楼自杀的新闻,加上十月同志大游行的举办,将“婚姻平权”、“同性婚姻合法”的诉求推到最高点,法案几经波折进入议场,反对“同性婚姻”的力量也开始酝酿反扑,几次上街游行,在法案推动的过程中,反对团体提出“婚姻家庭,全民决定”的口号,号称“同性婚姻”的立法应该由公投决定,法案审议当天,反对团体号召数千人身着白衣在议场外抗议,抗议者轮番上台提出“人兽交”、“乱伦”、“我们以后怎么教孩子”等等口号,议场内反复攻防,议场外支持与反对者相互叫阵,最后以“暂缓修法”、“举办两场公听会”做结。

  基督教人士因为“教义”的问题反对同性婚姻,我可以理解,然而,因为宗教问题,却将同性恋妖魔化成“人兽交”、“乱伦”甚至更不堪的言论,却令人发指。反同者将同志视为“毁灭世界”的原因,宣称如果大家都变成同志人类岂不灭亡?为何同性婚姻合法“大家”就都会变成同志?其中的脉络令人费解。目前生养孩子还是以异性恋者为多,人类的存续似乎该是异性恋者的问题,台湾少子化的现象不是因为同志,而是大多数年轻夫妻因为经济问题不敢生养小孩。异性恋生不生孩子,不是同志可以决定。

  将同志与“人兽交”、“乱伦”画上等号更是令人匪夷所思,人与兽的行为与同性恋何干?乱伦者逾越的是伦常,并非性别,这些诡异论调看来更像是为了使大众恐慌而强加、引申的“恐吓”,真正意涵是“如果同性恋可以合法结婚,那么人与兽,父母子女都可以结婚”。然而这个立论除了提出者自己心中的恐惧,丝毫没有依据。观察国外的文献,发现不止在台湾,这一套“恐同”的言论已经风行各国,成为反对者主要的攻防立论,他们总是会先说:“我支持同志”、“我也有同志朋友”、“我很尊重同志”、“我们没有歧视同志”,然后提出“同性婚姻合法”将如何破坏婚姻制度、家庭价值,“以后我们的孩子要怎么称呼爸爸妈妈,难道要喊双亲一,双亲二吗”?(目前修法内容是将民法内关于婚姻当事人的男女改为双方)更有甚者,将同性婚姻无限上纲,仿佛所有异性恋家庭也会因此阴阳倒错,男女混乱,却不知,让同志有权利结婚,实际上对异性恋家庭没有丝毫影响,更实际的状况是,会减少同志因为家庭压力而选择与异性假结婚的现象,降低因为假结婚带来彼此的伤害。

  我有位拉拉好友M,高中时即与家人出柜,母亲是基督徒,后来M交往的女友,也都跟家人很熟悉,甚至两人长期住在M家里。M的母亲表面上接受,也与其女友亲密往来,但一日M发现母亲趁她们不在时,在她们房间洒圣水,在门板、床头画十字,暗自祈求圣灵改变女儿的性倾向,“驱逐恶灵”。M非常伤心、愤怒,与母亲如何沟通都没有办法,两人关系降到冰点。当法案审议当天,许多同志都为了法案被挡下、延后而愤怒痛苦时,M在母亲的脸书上发现,母亲当天就是白衣反对者之一,母亲与女儿就在同一个街头的两边,因着各自不同的理由相互反对、叫嚣。

  那天在抗议人潮中,有个高中男孩,哭泣着对前来声援的同志团体人士诉说:“我是被爸妈强迫带到台北来抗议的,但我自己就是男同志,听到爸妈喊着那些可怕的口号,内心非常悲伤,仿佛他们所厌恶、反对的,就是我,他们正在阻挡的,就是我将来的幸福,但是我不敢说出口。”

  信仰什么宗教是人的自由选择,然而个人的宗教自由却不能成为“压迫他人”的理由,反同人士自认为在捍卫婚姻价值,却不知道自己的言论中包含着的就是歧视,“我可以结婚,你不可以”、“我们能够自由选择婚姻,但你们同性恋的婚姻,必须经过我的同意”,这些论调有多么自私。

上一篇:美国老百姓如何评价奥巴马?

下一篇:爱和支持,让LGBT青少年敢于发声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