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基友话题 当前位置: 基友话题

北京同志的民宿在Airbnb好评如潮

基友话题    时间: 2019-09-02   

北京同志的民宿在Airbnb好评如潮(图)
吉米和五宝在纽约

  走近Airbnb同性恋房东:换个方式看世界

  导语:Airbnb自去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就把客户定位在一批来中国旅游的境外游客。Airbnb上的房东介绍有很大一部分用全英文介绍。房东们即想此来补贴点家用,也实现了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化交流。同为共享经济的代表,Airbnb比Uber多了层文化上的共享,这是更开放的理念。有人也依靠着多元的包容性和热情的服务,赚了点钱财,也把世界的故事听了个遍,这当中就有这一对“同性恋夫夫”。

  7月27日晚,大雨在饭后如期而至,北京的排水系统"媲美"着北京的交通,不一会儿积水就能没过鞋底。此时,他们的房客——一位年轻的母亲正带着一岁多的孩子在外面吃饭,没有带伞。吉米与五宝本来打算出门随便吃点,现在改道去麦当劳了,因为房客在那一片吃饭,他们要去送伞。这是他们的待客之道。

  不大的伞叶下,五宝侧撑着伞柄,吉米则襁褓着那位母亲的小孩“殷勤”地哄着:“哎呀真可爱。”

  孩子在笑,似乎刺在吉米抡起晃下臂膀上的那段意大利文,正随着大雨落向现实——“甜蜜生活。”

  Airbnb与它的情怀

  吉米与五宝在2014年末开始做的Airbnb房东,当时他们是在看美剧《破产姐妹》中了解到Airbnb,由于吉米之前就做过Couchsurfing(沙发冲浪,免费招待世界各地的沙发客)的房东,这种理念很快被他们接受,随后就把空着的次卧挂在了Airbnb上。

  虽然吉米和五宝个人把Airbnb做得风生水起,但和Amazon、Uber等美国科技公司一样,Airbnb正式进入中国的一年间,反响平平,难逃国外互联网在中国水土不服的魔咒。

  略有不同的是,共享住处的市场还未被充分开发。

  一方面中国的在线旅游整体有待开拓。根据全球旅游业研究机构Phocuswright的统计,美国和欧洲地区的在线旅游渗透率在接近40%后增速才相对放缓,从成熟市场的发展经验来看,在线渗透率的饱和水平可能在40%至50%左右。而中国的在线旅游线上渗透率明显偏低,为15%左右,具备可期的增长空间。

  另一方面,共享住处是一个更开放的理念。Uber的兴起让人们看到了共享出行的巨大能量。但对于共享住处这个更为隐私的空间,还是很难在偏向保守的中国人理念中植入。而且国内的住房以小面积的公寓楼为主,不同于欧美常见的独栋别墅,即使在同一栋房里依然有着良好的私密空间。目前Airbnb,只在一些一线城市相对发展良好。像宁波这样经济发达的二线非旅游城市,Airbnb的房源只有270个,这还不包括其中一部分房东从来没有成交记录。

  而在价格方面上,Airbnb在中国与酒店相比没有明显的优势。官网显示,北京地区Airbnb的平均价格在51美元左右。东直门商圈中,Airbnb的房源价格在34美元到60美元不等,平均约5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30元。而在同一商圈中,一些经济型快捷酒店的价格也只是在200元至400元之间。这种情况不同于国外,一位曾在伦敦做过Airbnb的房东表述,当地Airbnb的价格大概是当地酒店价格的二分之一。

  好在Airbnb定位明确,以情怀和品质为主,没有疯狂扩张房源。从官网上可以看出,北京的超赞房东,几乎都是真实地出租自家的房源,很少有精品公寓和酒店的乱入。Airbnb倡导的,是住当地人的家,像当地人一样生活。

北京同志的民宿在Airbnb好评如潮(图)

  陈旧的房屋与超赞的房东

  吉米和五宝无疑是热情的当地人。

  吉米与五宝住在望京明苑,他们的家不算新,甚至是有些旧。这种旧是一种经年累月的无奈。平顶与墙面滤上了一层旧黄色,地面的瓷砖间也明显嵌出道道黑坎。大厅吊灯似乎也像蒙了层灰,光线不明,角落的“日立”空调轰鸣不止,“一晚要烧掉几十块电费”。通往阳台的门框生硬地造出原木感,甚至漆层都快连着木质干裂撕开。阳台外的健身器材也早已落上一层灰,吉米甚至不忘借此来揶揄五宝:“某人拿来练肌肉的,但已经好久没碰了。”

  这房子是从吉米同学那里租来的,所以他们也不想在硬装修上大动干戈。

  人们很难想象,这么一个老式公寓楼,竟能与Airbnb超赞房东联系在一块儿。这与Airbnb官网上动不动就出现巴黎伦敦的场景图截然相反。

上一篇:腐女作家如何描写男人的基情

下一篇:人物访谈:同性恋和尚还俗以后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