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基友话题 当前位置: 基友话题

人物访谈:同性恋和尚还俗以后

基友话题    时间: 2019-09-03   

人物访谈:同性恋和尚还俗以后

  受访人:阿子 39岁 台北市 企划人员

  我十九岁出家,当时我没谈过恋爱,性欲望也不强。出家不能自慰,我可以;没有娱乐生活,也没关系。其实,我的出家生活满精彩的。我在一所知名佛寺出家,常常出国表演唱佛经、参加各大法会,我还是团体里的小干部,这些都让我很有成就感。

  二十岁那年,我去当兵,负责带一个被管训的流氓学弟,他身上刺龙刺凤,但和我在一起完全没有流氓味。我们放假一起出去玩,回营互相照顾。有次看电影,他竟然就从后面抱住我,我心跳得很快,这种感觉我一辈子没有过。我退伍仍常打电话找他,互问:“有没有想我?你在干嘛?”几乎和一般情人无异。

  我时时刻刻想着他,我们没上床,但我慌了,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学弟退伍后“跑路”,向我借了二万元后从此消失。我日夜想念他,甚至梦见他,还会哭醒。我决定还俗,想搞清楚自己怎么回事,,原来自己不是无性欲,还俗后有阵子还沉迷网络约炮。我也谈了几次恋爱,每次分手都很痛苦,我总是想若能一直出家,没有欲望就不会受苦了。不过,和男人上床、可以和喜欢的人生活,那种快乐又不断吸引我。以前认为,没有欲望的人生才是最好的,我现在觉得,人有欲望,才知道世间是怎么回事。

  佛教对同性恋并没有好恶,我有师兄喜欢在Facebook上和其他俊美体健的同志调情,我也知道有些小和尚、小尼姑之间会私下约会,也有人因此被发现而还俗。我们都知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不要执着眼前的人与事,却又无法逃开。

  至于那个消失的学弟,听说他曾打听我的消息,只要他还记得我,我就很满足了。其实,我后来喜欢的对象都像他那样刺龙刺凤…...(苹果日报/壹周刊)

 

    上一篇:北京同志的民宿在Airbnb好评如潮

    下一篇:孙文麟:我们为什么需要婚姻平等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