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基友话题 当前位置: 基友话题

沃卓斯基姐妹的变性人生

基友话题    时间: 2019-09-09   

沃卓斯基姐妹的变性人生(图)

  沃卓斯基姐妹比电影更精彩的人生

  曾经联手闯荡好莱坞、拍摄多部卖座科幻片,“沃卓斯基兄弟”不仅是一个称呼,更是一个金字招牌。但现在,你要称呼他们为“沃卓斯基姐妹”了。

  在哥哥拉里·沃卓斯基变性八年后,弟弟安迪·沃卓斯基也在今年妇女节公开出柜,从男人变性成女人,并改名为莉莉·沃卓斯基。

  在芝加哥的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群体的简称)刊物《风城时报》上,莉莉发布声明:“所以,是的,我是一位变性者。是的,我超越了。”她还模仿新闻口气写了一个标题:“变性大新闻——沃卓斯基兄弟变姐妹!”

  整件事其实并没有那么突如其来。每当有新作问世,沃卓斯基兄弟变性一事就会重新被拿出来翻炒一遍。人们热衷于讨论拉里日渐清秀的脸和眉毛,八卦在他剪裁贴身的西装下是否真的穿着女士内衣。当拉里变成拉娜,安迪的变性就显得不那么惊世骇俗了。

  作为跨性别女性出柜后,拉娜曾获2012年人权运动能见度奖。她在颁奖礼上坦承,自己小时候就喜欢偷穿家中姐姐的衣服,高中时加入学校的戏剧部,也只是为了试穿那里的女式衣服,并提到一件“带紧身胸衣的美丽锦缎裙子”。

  也许性别认识在兄弟之间也有心灵相通一说。2015年《木星上行》上映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安迪就修细了眉毛,戴上了耳环,涂上了指甲油,甚至化了眼妆,和当年为变性手术做准备的姐姐如出一辙。

  有趣的是,安迪给自己取名莉莉,与讲述世上第一个变性者电影《丹麦女孩》的主角同名,而据主演埃迪·雷德梅尼透露,他在诠释这个角色时,就是参考着拉娜来的。

  让我们来梳理一下两兄弟的变性时间线:1999年拍摄《黑客帝国》时,他们是沃卓斯基兄弟;2012年拍摄《云图》时,他们是沃卓斯基姐弟;2015年拍完美剧《超感猎杀》,他们是沃卓斯基姐妹。有粉丝调侃,两人就差没有尝试“兄妹”这个组合了。

  “性别是我们一直探索的命题,是我们最重要的文化议题之一。”

  其实从沃卓斯基姐妹的作品中,不难看出性别认识的端倪。1996年,还是兄弟的他们自编自导处女作《惊世狂花》。网友评价这是一部“阴阳颠倒的黑帮电影”——黑帮的男人地位受到两位女性的挑战和反抗。故事最后,薇拉和高琪解决掉黑帮分子克奇,偷到200万美元远走高飞。在90年代的美国,这样的题材足以被打上“女权”的标签。

  三年后,沃卓斯基兄弟在《黑客帝国》中建立了一个更为完整的性别意识体系。曾有帖子分析:“(《黑客帝国》中)肉体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性别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人类继续执迷于繁衍后代也是没有意义的。”在这部电影中,女性角色是中性的:短发、墨镜、工装背心、黑风衣。事实上,影片的英文名Matrix,本身就有“母体、子宫”之意。

  “相对于变性,我更喜欢用‘超越’这个词。”拉娜在2013年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从一开始《惊世狂花》的时候就有超越传统框架的欲望,《云图》中有女性冲破白人男子压迫的戏份,《黑客帝国》中崔妮蒂和尼奥两个角色的实际性别跟外界的解读也不一样。性别是我们一直探索的命题,是我们最重要的文化议题之一。”

  关于身份,2005年的《V字仇杀队》中有句经典台词:“身份仅仅只是伴随着本质的形式……我的本质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们发现,影片的主创名单不再署名“沃卓斯基兄弟”,而是变成了没有性别的“沃卓斯基家族”。

  “《V字仇杀队》中有个女性角色一直想摘掉自己的面具,而男性就在讨论是否需要这个面具。在关于性别的探讨中,我们引用了莎士比亚《第十二夜》中关于易装和性别的内容。里面还有一首歌,歌名叫《我是一个鸟孩》,这也同性别和身份有关。”说这话时的拉娜,已是一头红发的时髦女性,看起来就像《罗拉快跑》中的女主角。

  到了去年的美剧《超感猎杀》,沃卓斯基姐弟更是将人物角色设定为泛性论,其中不乏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等元素。剧中的变性女黑客纳奥米,本身就是一位变性者,而她与女友参加的旧金山LGBT大游行,也是现实生活中的实景拍摄。有网友甚至觉得,沃卓斯基姐弟拍这部剧时有太多“私心”——从第一集开始爱情幸福的就都是LGBT角色,而异性恋角色在爱情方面几乎是崩溃的。

  “真正的暴力,我意识到最不能原谅的,是我们过于恐惧真实的自我时,对自己施加的暴行。”

上一篇:古希腊奥运会:裸体竞技与同性恋

下一篇:库克访谈:经营苹果是孤独的工作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