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基友话题 >

灵魂偶有错投躯壳的时候

类别: 基友话题  时间:2020-03-02 

灵魂偶有错投躯壳的时候

2008年,当我从媒体得知吴季刚(Jason)获得国际时装新兴之星奖(Fashion Group International's Rising Star award)时,心想,又是一个台湾之光。

后来知道他专门在设计女装时,又心想,男人设计女装还真是稀奇,若身体内没有躲藏着一颗女性纤细的心的话,又如何去设计女装?

后来知道他是同志时,心想,应该就是这样了。

最近他结婚了,装假睫毛,化淡妆,一付幸福小女人的模样,依偎在丈夫的怀抱里。婚礼中,演艺界名人云集,独缺家人。

先前他母亲陈美云接受媒体访谈时,曾经说:“我只要求Jason努力工作,其余尊重他自己的决定”。这话讲得很睿智,也是人生不得不的选择,背后也许还有些泪水。

面对这类特殊性向的儿女,与其一辈子背他、养他、照顾他,至死放心不下,倒不如放手让他自己去闯天下。俗话说:“一枝草一点露”,他能用自己的方式面对自己,养活自己,照亮自己,面对世界,照亮世界,对父母来说,这应该就是最为美好的结局了,有些遗憾还是可以忍受,不然还能要求什么?

吴季刚从发现自己的兴趣、性向,到毅然往自己认为对的方向走,需要自己、家人、环境以及各方面恰如其分的配合才能成功,否则有很大的比例会导致郁郁不得志。

若他无法在很小的时候就确知自己要走设计的路,家人就算有心、有能力,也无法帮他。

若是父母经济状况不佳,或是虽然经济状况不错,但不够开明,脑袋有洞或装满糨糊时,也还是无法帮他,甚至会酿成冲突或悲剧。

若他自己毅力不够,动机不足时,虽有志向,有才华,最后也还是无法成功。这类创业,如他自己所说的:依照他们学校的传统,成名的都是没毕业的人。设计需要的是创意,不是文凭,文凭也许可以帮忙找到教书的工作,但不保证有创意。

至于婚姻,,对她而言更是一种缘份,当连异性恋都不一定能找得到志同道合的对象时,同性恋的结合往往需要更多的祝福。

异性恋的婚姻如何维持?相信大家都有一些心得,但是对于同性恋婚姻的互动,想必大家都有点好奇,不知道他们的基础在哪里?

抛开一些传奇的性联想,心灵间的契合以及经济上的独立,可能才是最为重要的因素吧?

十几年前我到日本游玩的时候,碰到一对同性恋新婚夫妻,她们在度蜜月旅行,刚好坐在我前面,看得很清楚。

扮演丈夫的那个女人,除了理男性发型,穿男性衣着外,还留有胡子,我特别去注意它的真假,看起来像是真的。稀疏淡淡几根,可能打男性贺尔蒙促成的吧?甚至动过手术,身材接近拥肿,有离群的心态,别人搭电梯,“他”坚持一个人走楼梯,“他”太太不听“他”的话。

扮演妻子的那个女人留长发,相当女性化,甚至有点漂亮,很爱讲话。后来闲聊时,说她们在卖衣服,有实体店面,兼网拍,名片不知丢哪里去了。

这对同志夫妇都有好的学历,有着共同的兴趣和理想,自己当老板,可以避开办公室里面的闲言闲语,经济上能自给自足,应该是属于比较能持久的那一种类型。

还是那句老话:“钱不是万能,但没钱万万不能”,特别当全世界封锁他们路径的时候,只有钱才能够突围。

前几年我退休后,为了寻找养老的县市,曾经在一些乡镇租过房子,观察当地的民俗风情。

乡下的房子又新又漂亮,设备一应俱全,租金又便宜,所以里面住了许多奇怪的组合。有些家庭租两间套房,一间住父母,一间住子女,合起来就是全家,比买房子还划算。

其中有一栋别墅比较奇怪,少数几个居室,至少租给了三对女同志。

这类人在人群中很好认,扮演老公的通常发型衣着男性化,在乡下地方还习惯在腰部露出一截格子型男性四角内裤,通常是“夫妇两人”一起在加油站或餐厅打工,经济比较弱势,应该是属于同居性质。

后来我在南部某县市定居后,有一次在溪旁边的堤防上观赏黄花风铃木,旁边的小教堂突然传出唱诗班的歌声。

下午近三点,不可能是在做礼拜,年少时我常跑教会,熟知他们的作息。

找一个公园椅坐下来,看着满地黄花堆积正陷入沉思,里面突然传出女司仪或女传道人的声音,用麦克风讲的:“在主的见证下,恭喜◇◇◇姐妹和◇◇◇姐妹结成一对连理。”围墙大门外,有红纸秀出她们的名字。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