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基友话题 >

形婚8年!勇敢出柜:爸妈我是同性恋

类别: 基友话题  时间:2020-03-19 

1

出柜对于每一个同志来说意义非凡,尤其是对父母的出柜,能否顺利出柜可能影响整个人生。

我是天生的同志,虽然在我生活的时代同志身份的自我认同非常艰难,完全是一个人在跟随着本能去探索,不断地否定自己,感觉自己是非常的异类,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强迫自己跟随着主流异性恋的方式来生活。记得在有限的可以找到的各种资讯中,我经常以去买书的借口去报刊摊或书店翻阅杂志、报纸和书籍,查找关于同性的任何文字表述。模糊记得很多文章里把喜欢同性和“窥阴癖”、“露阴癖”等一样归为“性变态”,是一种病,需要治疗。虽然不知这种“病”严重到什么程度,但在异性恋文化氛围熏陶下,我认为喜欢同性的想法是非常可耻下流的!但我想我走不到去治疗那一步,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告诉父母,也不可能被为生计日夜忙碌的父母察觉我有什么这方面的表现。我深信这辈子喜欢同性的“病”,永远都不会和父母说,直到父母终老的那一天。

2

在这种喜欢同性的自我不断挣扎中,我度过了差不多20年,才很好地自我认同。但对于父母还是难以启齿。毕业后,父母的婚姻催促,使得我每次打电话回家,都战战兢兢,以各种借口来延缓,但最终还是以形婚告一段落。

形婚的掩护下,虽然父母不断催促要孩子,但还是以身体原因等进行拖延,度过了差不多8年,但突然一天我相对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形婚拉拉由于不堪妈妈的各种类似想来和我们居住等要求的压力,向她妈妈出柜了,虽然她妈妈还不能很好地接受,但至少她这边,不需要我再陪她表演了,心里有点暗喜吧。但转头一想,虽然形婚拉拉答应我父母这边可以继续演下去,包括偶尔打电话问候我父母,还有可以陪我回老家探望父母。但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并且要拉拉单方面做这些,对她不公平,但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父母一生的希望都在我这独生子身上,他们日夜劳作,70多岁了还在工作赚钱,我劝过无数次,每次回家也因父母不肯放下工作而争吵,但他们的理论就是现在他们辛苦点,为我减轻养家的负担。我又不能如实告诉他们我没有家庭,不需要抚养孩子,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他们健健康康,我可以很好地照顾自己,也可以照顾他们,根本不需要他们再工作了。我在网上给父母购买各种生活用品,从吃的到我想得到的他们需要的生活物品,小到酱油牙膏,大到电视太阳能热水器,以此弥补我不愿常打电话并回家探望的的愧疚。给他们打电话,话题也逐渐转移到他们收到的哪些物品好用,哪里买的水果好吃,有没有货不对板等。这样的方式过了近两年,和他们通话多了起来,我想父母随时可以感受到我对他们的关心,说起我婚姻状况和孩子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基本上我不提,他们也不怎么提了。

3

形婚拉拉出柜后她妈妈态度强硬,不愿接受我和拉拉形婚的事实,我在向外求助的过程中,开始接触了同志公益组织——同性恋亲友会,虽然这个组织是和我形婚的同一年成立,并且都在广州,但之前并没有交集。在差不多3个月里,亲友会所有活动我都报名参加,见到了许多家长,听他们讲述接受同志子女的故事好羡慕,自己父母也这样,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春节前夕我报名参加公益组织直同道合的活动,去听同志母亲吴幼坚关于出柜的讲座。

我尝试把形婚经历以及自我认同过程写成文字,通过亲友会以及吴妈妈博客发表。看到许多积极的评论,可以通过自己的经历来帮助他人,我很有成就感,也开始去做志愿者。我虽然经历20多年能说自己是“同志”,但更直白的“同性恋”三个字,一直没有勇气说出口。 一次单位一名同事看到新闻,说国家不给同性恋人群收养孩子,他也表态说这是正确的,同性恋抚养孩子会对孩子成长不好。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之前碰到同事偶尔提到这个方面,我基本是沉默,但这次就积极反驳起来。以我有同学就是同性恋我获得很多这方面知识的角度,整整说了一个小时,多次大声说到“同性恋”,他们的态度最后似乎有所改变。我当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其实同性恋就是在大家身边,可能是你同事、亲戚或家人,只是由于你们的偏见,他们不敢表明身份而已。

4

最近,,单位派我去外地参加培训,离老家不远,我准备顺便休假回家一周。动身前亲友会有个家长讲述子女出柜故事的活动,我也报名了。活动是在晚上进行的,我虽然提前了半个多小时,但到了现场已经满满一屋子人,只能站在后面。现场有10多位家长,有男同、女同、跨性别的家长,在他们讲述子女出柜的过程时,我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想法:我明天回老家,是不是也可以出柜呢?尤其是来自台湾的郭妈妈提到,在台湾只有10%的父母不可以接受子女同志身份,那么在内地传统一点,算多一点也就是20%的父母不接受。这个数据对我来说非常震撼,也就是说有80%的父母是可以接受的,我父母应该在这80%里面吧!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