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基友话题 >

先性后爱?大学里男同群体的情爱世界

类别: 基友话题  时间:2020-03-28 

先性后爱?探究大学里男同群体的情爱世界

时代发展,LGBT、淡蓝、gay这些词汇大大涌入我们的生活。人们对同性恋情的接受度大大增加,目前全球有22个国家同性婚姻合法化。为探究大学生男同性恋群体的情爱世界,校园司令采访了扬州大学三位来自不同专业的男同性恋者。

刘新身为一名大三在读学生,他几乎没有犹豫地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同性恋情几乎发端于网络。”刘新坦诚,“先性后爱这个恐怕在很大部分同性群体都是普遍的。”

面对如此直白的描述,刘新开始向记者解释。最近一期的《奇葩说》有讨论到婚前性行为,“高晓松说,美国人都是先性爱然后才决定是否交往,性爱才是人类生存发展的第一要义 。我们作为同性恋群体,也要有这个觉悟。哪怕不能繁殖,也要有这样崭新的觉悟,在性关系合适的情况下,我们一点一点的开始交往恋爱,做和你们恋爱时一样的事。基于这样的态度,我觉得你们先爱后性的这件普遍的事情,和我们不太一样,除此之外,我们都是和人类在恋爱,和异性恋没有什么不同。”

先性后爱?先爱后性?

刘新和男朋友相识于2013年6月,但是在2015年10月才正式确定关系。他们抓紧所有假期出门旅行,福建和扬州,相聚不易两人更珍惜。“今年寒假,我没有回家,去了莆田他上班的牛排店一起打工。我和他住在大宿舍里,装作一对好朋友,在同事里来来回回。”

“每次下班,我们一有空就找东西吃,然后他偷偷买好票带我去看电影到半夜一点,冬天总是穿的厚,只有一辆山地自行车,我就坐在车的前杠那里,夜里感觉全世界只有我们两个,就放肆地在路上大喊大叫。”刘新说,“一个房间的同事们觉得我们太紧密了,想说又没说出口。”

2月14日情人节的时候,男友甚至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白银戒指给刘新戴上,“没有单膝下跪,但是他说,不要再跑了,我们别飘了。”刘新显然有些动情。面对未来,他说:“我毕业了在福建供房,我们平平淡淡好好过。”这是他全部的期待。

先性后爱?探究大学里男同群体的情爱世界

刘新和他的男朋友

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和异性之间的感情,也没有太多不同。“记得我们在江西爬山的时候下雨,他一个人背着几十斤重的帐篷走了六个小时去了近两千米的山顶,这件事情印象很深,可能就是那时候起,我觉得他帅爆了,整座山都是他的,我就是压寨夫人的感觉。”刘新说起这段经历,嘴角含笑。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刘新、田七、张奇在采访过程中都不可避免地谈到了对自我的认知到认同,“我是初中的时候认识到自己与众不同,荷尔蒙启蒙。会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跟‘正常’的男生不太一样,和身边几个男同学亲近的友谊在当时帮助我更快地认识了我自己的性取向吧。”田七说。

“你看到男人比看到漂亮女人更有感觉,自己心知肚明啊。”刘新双手一摊。

张奇讲到,自我认知是很自然的一个过程,但是在初期内疚感总是很强烈,但他悦纳自我的方式是——看书。

“我可能有精英主义观点的倾向,王小波的《东宫西宫》及他和李银河合著的《中国同性恋史》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我。”他承认,“反常之所以反常,多数情况下是在正常成为了一种极端之后,这个观点我一直受用。”

三人都是在开始自我认知后接触到同性群体的社交工具。

2008年之前,,最初兴起的线上工具有同志聊天室,现实中会有同志酒吧,至于后来兴起的便是Jack’d、blue等等。

对同志移动社交来说,它们满足的主要是同志群体的“发现”需求。但是作为普通大众中的一员,同志也有异性交友、兴趣分享等与异性恋者同样的生活需求,而这是垂直定位的同志社交所欠缺的地方。在新浪微博、人人网、QQ 空间等社交网络中,用户早已能够在其个人资料中设置自己的性取向。而社交网络的群组功能也可以轻松形成同志群体自己的圈子。更为重要的是,面向所有人的社交网络更有助于同志群体与社会大众在互联网上进行交流互动,加深普通人对同志的了解和理解。

“我觉得大陆的LGBT群体,缺乏一个比较良好的社会环境,以及正面积极的引导,在这个群体里面,欲望,发泄,本能,被宣泄得非常直接和大胆,好像在这个群体里面,本分或者说特别安分地期待一段感情,是不太主流的。”田七表示。

田七也是在百度贴吧里认识了第一个男朋友——许先生。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