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好看耽美小说:攻爱上攻(下)

同志文学    时间: 2019-07-08   

好看耽美小说:攻爱上攻(下)

好看耽美小说攻爱上攻(上)

第四章

一步冲上前,毫不留情地抓住酣睡的人,方博年的声音冰冷如铁:“起来。”

睡着的人挥起那只无伤的胳膊,一巴掌推在方博年的脖子上,嘟囔着:“别闹。”

方博年根本不顾男孩的渴觉,半跪上床,生拉硬拽的把死沉死沉的男孩向床下拖去。

男孩终于睁开了眼,本能地一脚踹在男人的胸口上,男人受痛,撒了手,更加火冒三丈:“给我起来。”

男孩揉揉眼睛,头发可爱的乱翘着,不满地看着面色阴沉的男人:“干什么?吵死了。”

“你怎么睡在这里?”

“我困了,就睡了。”

“你该睡在沙发上。”

“是你同意的了,我可以睡在这里。”

方博年眼睛寒光闪闪:“我没同意过,你最好赶紧换个梦做。”

郝童懒懒地又滚回床上,声音更加无赖:“我问过你是不是要睡客厅沙发,是你自己同意的,这么大岁数了,怎么翻脸就不承认啊。”

“我以为……”方博年此时觉得所有的语言都是多余的,小狐狸挖的坑,让他恼羞成怒,直接扑向床。

方博年从来没觉得郝童的力气会有那么大,生病的时候是体力虚弱,喝多的时候是防不胜防,现在,俩个人本应势均力敌,可方博年还是着实地感到了岁月不饶人的悲哀,小狐狸不禁手脚灵敏且力道也大,真怀疑那纱布下是种伪装,三下五除二,被压在床上不能动弹得居然是自己。小狐狸一个翻身就骑在了方博年的肚子上。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小狐狸脸色潮红地喘着气,看着老狐狸惊怒地望着自己。刚刚一场激烈地争床战,对方选手多年的运动生涯,摆明也不是吃素的,幸好自己练过点跆拳道,要不,指不定被压在下边的是谁呢,好险。

“喂,老家伙,你给我听好了,你有两个选择,一,你说拜拜,我走人,从此相逢是路人。二,你遵守承诺睡客厅,乖乖地去睡觉,别打算看我年轻就好欺负。”

老狐狸刚要张嘴,小狐狸一呲尖牙:“没有第三个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郝童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还在方博年平坦的小腹上颠了颠,催促的意味中混杂一丝暧昧。

方博年受不了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小狐狸吃定了他了,他就那么肯定自己不会选择第一个方案吗?就因为自己说喜欢他?自己为什么要说出来?不知道,现在深究这个没有任何意义,摸着良心说,现在身上这个沉沉的分量,以颇情色的姿势压在那里,某个富有弹性而紧翘的部分热热地传递来的异样感觉,方博年开始模糊争战的起因,咕咚咽了一口口水,有点困难地说:“你太重了,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黑墨如玉的眼睛调皮地闪了闪,又颠了颠,声音故作慵懒:“你选完了,我就下来,要不,信不信,我坐到天亮。”

信,方博年百分百信,为什么,不为什么,因为身上的男孩子向来说话算话。

方博年只好点点头:“我睡沙发。”努力挣扎了一下,气喘着放弃,脸色红红的,眼睛里漫上一层湿润,凝望着身上兀自得意的小狐狸,一声轻吟荡出了口。

不颠了,再颠真的出事了,臀下的某个部位有了异样的变化,男人间的敏感,逃不过彼此的捕捉,老狐狸那里已经硬了,声音也习惯性地迷人:“我挺喜欢咱们第一次见面的。”

不言而喻,方博年的意图很明显。双手开始在郝童的腰侧上下摩挲。

郝童的吻是突然间落上去的,方博年的舌尖几乎就要递过去了,唇边,陡然空落,身上忽然一轻,他,自由了。

“喂,你赶紧起来,我很困,要睡了。”没了刚才的嚣张与顽劣,郝童赤脚站在地板上平静地轰客。

方博年没动,有点意外,被人第一次毫不客气的丢弃在床上。略一沉思,又望了望郝童,彼此的目光都有些说不出的复杂与探究。

男孩如果不愿意,自己绝对不勉强。他,似乎和以往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他不稀罕他,也不怎么取悦他,似乎,这些对男孩来说,是不耻,也很不屑。这让人莫名其妙地忌惮着。可是,方博年知道,男孩对他用了心,这又让人隐隐觉得亏欠了他。

方博年终于下了床,走近男孩,搂过来轻轻一沾面颊:“goodnight.”

望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客厅的黑暗中,男孩戳在冰凉的地板,抚摸着作痛的胳膊。

方博年望着客厅沙发上早已铺好的一套枕头被子,自嘲地嘀咕着:“您费心了。”

倒在黑暗中,方博年失眠了,各种思绪纷至沓来。窗外的风轻轻撩拨着一股难言的躁动,睡前激战所带来的冲击,难以平复下去。

沙发还算宽大,被子却盖不住了,浑身热津津的,几个烙饼翻身,方博年气闷地坐起了身,盯着卧室敞开的门,最终,放弃了睡眠。

上一篇:父子小说:爱在彼岸

下一篇:同志夜店牛郎的故事:舞男(刺激同志小说)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