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男同小说:第三选项之凡城

同志文学    时间: 2019-07-31   

男同小说:第三选项之凡城



<第三选项之凡城>



第一章-不速客


   雨还是一如既往的大。


   她的直觉是对的,尽管上午艳阳高照,临出门还是应该带一件雨衣。在这个季节,大雨总是任性地说来就来,虽然只有不到半小时的徒步路程。


   何况,还是在海依山城。


   果然,还未走出那家织补店,一个仿佛从彼世界打到此世界的滚雷便隆隆地响在了头顶,小筝吓了一跳。


   不能再耽误,这里的雨总是奇大无比,即便是雨季的尾巴上。


   织补店老板是个富态的大婶,总是一个模式地温存笑着,那笑没有经过训练,完全是日积月累温润铭印在脸上的生命痕迹。小筝喜欢看那张脸,这温存不像海依山城的天气深不可测,连这样一会儿的时间都不放过自己。大婶主动借给她一件雨衣,就算这种天气,在海依山城,雨衣未尝有用。


   女孩迅速把织补好的蚊帐叠进塑料包,封好,再塞进布袋,付了钱匆匆往家赶。


   大雨瞬间如注。


   海依山城是座老城,天气好的时候,驶船在海上,回头就能看到那座仿佛沿着山石精心雕凿出的城镇,静默着靠在偌大山坡上,毫无情绪地望着海面。似乎这里有了第一户人家的时候,就有非凡大雨的记录,雨总是异乎寻常地大,大到让每一个外乡人遭遇起来都敬佩得目瞪口呆。


   女孩提着越来越沉的布包,看看瞬间成了河流的回家路,脚下摸索着水里的台阶,风卷着雨水直泼在女孩脸上,这雨点的回响大得甚至令人有点心悸。


   只得作罢,女孩一头扑进路边的亭子,掂掂手里的布包,有包裹严实的塑料包在,蚊帐应该没有问题。


   大雨尽怀地倾泻在似乎清一色的红色屋瓦上,沿着山城的梯度滚滚而下。小筝不讨厌这雨,每每这个时候总会临窗观赏一阵,像电视里偶然插播在节目之间的风光集锦,虽然觉得无甚实质内容,但作为生活里此段落与彼段落之间的过渡还不错,至少这几乎快连成片的水,比起外面混杂的世界更显得清晰无比。


   雨泼得小了,上山的石阶露出水面,事不宜迟,女孩果断地扣上雨衣水帽重新钻进大雨。


   乌云遮蔽了半个天空,只有远海的上空还是灿烂的阳光。山城之上,墨色毫无过渡地一直染到最下面。二十八层面包青石街,环抱着低矮的尖顶屋们层层叠叠地拥向山顶。


   这就是海依山城。


   顶着头皮上被雨摔得麻麻的感觉,小筝终于回到二十六层。


   门前蹲着一个人。


   女孩怔了一下,慢慢走过去验证自己的眼睛,没错,一个大男孩,蜷缩在雨棚下,淋得尽透的单薄衣服在复杂的形体上堆叠出无数褶皱,完全看不出躯干和四肢的界限,人像坨软泥一样。女孩放下手里的布袋,唤了两声,没有反应。去碰他的胳膊,还是没反应。


   一定是外乡人,淋了雨,着了风寒,睡死了过去。对于不熟悉海依山城大雨威力的外乡人,不知深浅地被雨水拍成这样绝非耸人听闻。


   小筝接触到他冰凉手臂的一刹那,裹挟着大量语言颗粒穿透她的皮肤,虽然没有看到脸,但她断定他绝非是个坏人,无论是雨水在那身体上残余热量蒸腾下发出的气味,还是皮肤隔着衣服带给自己的真实触感都深深地告诉她这一点。


   这是个有来头的大男孩,年轻的男人。


   他的身体太重了,抬不动,至少有一百六七十斤,身体和地面像被水吸在一起的玻璃板一样贴实无缝。


   没办法,女孩看看脚下的男体,灰布裤子,灰色短袖,一双肯定好久没刷洗过的球鞋,泥巴糊满裤脚,在鞋面上形成小范围的堆叠,不经意露出里面脏得可以的应该是白色的袜子。那个子不矮的大男孩全都被淋个浸透,估计那脑袋里面都渗满了水,不然不会重成这个样子。


   看看周围——视力所及范围超不出三米,雨摔得又恢复到铅块一样的力度,小筝庆幸自己抓对了时间,否则倒在雨里的还有可能是自己。


   她打定主意,脱下雨衣,大风卷着雨幕瞬间把她打个透湿,她打了个寒战,用最快的速度把店门打开,把雨衣和布袋丢进门去,用铁木把门支好,回到那一大坨湿肉面前。


上一篇:我的中学同志生活-缘来缘去

下一篇:校园同志:不是因为寂寞才说爱!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