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校同小说:皮划艇与白蓝鸽

同志文学    时间: 2019-08-09   

校同小说:皮划艇与白蓝鸽


海滨市其实是一坐没有海的内陆城市,也许是因为有了一个颇为蓝得迷人的淡水湖被当地人叫做澄海,因而不知从何时起城市就被命名为海滨市了。这也映射出当地人对大海的向往。

九月的午后,秋高气爽,澄海水面如镜,印衬着蓝天里的朵朵白云。风好像从此失踪了一般,不见一丝踪影,迫使得湖水蔚蓝得好似凝固了一般,让人好想脱去鞋子光着脚丫在湖面上跑几步的欲望。湖边柳树下皮划艇队的几条训练艇也似被这蓝色的湖水胶着了般,一动也不动。

一群鸽子带着悠然的鸽哨声音从蓝天飞过,哨声打破了天空的宁静,而湖水依然。鸽群飞过后又飞来一只鸽子,飞得很低,不像受伤的鸽子,到似一只年幼的小鸽,是那种刚刚会飞上蓝天、才走进自然的雏鸟,因留念秋色而掉队于后。小白鸽看到了湖中的一条橙黄色的皮划艇,不知是好奇还是相休息一会,便以一个轻盈而漂亮的降落态势停在了上面。

刚刚午睡起的皮划艇运动员孟一初身着黄色背心和短裤朝湖边走去,队友刘伟兵在后紧追几步赶上,语气关切地问道:“大孟,怎么了?早上训练时看你状态就不好。是不是昨天见到李非又闹别扭了?”李非是孟一初曾经的未婚妻,刘伟兵的远房表妹。

孟一初没有回头,只从嘴里发出一声“嗯”算是答复。

“要不要我再去找她谈谈?”刘伟兵这话问得有点勉强。

孟一初停下脚步望着刘伟兵,“再不需要了,我们已经彻底分手了。”

“为什么?大孟,还是因为你家是农村的吗?”

孟一初没有回答刘伟兵,继续向湖边走去。刘伟兵知道孟一初的沉默已经是明确回答了,继续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他太了解这个队友了。看着快走到艇边的孟一初,刘伟兵难过地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实在为自己的那位远房表妹可惜,更为孟一初难过。

四年前,刘伟兵将漂亮的表妹李非介绍给孟一初,李非也非常喜欢孟一初,可“孟一初家是农村”的这个坎李非一直过不去。因此俩人分分合合、冷冷热热拍拖了几年。直到去年,孟一初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又四处借款在海浜市买了一套商品房,和李非的关系才算是定了下来,二人原打算今年结婚的。

年初,孟一初不知怎么说服了李非和他一同回了趟海边的小渔村,见了自己的父母,之后,俩人关系又陷入僵局之中。刘伟兵做了大量李非的工作,但李非态度一直不明朗,刘伟兵意识到俩人分手只是时间问题,也就无能为力了。看着孟一初痛苦的样子,刘伟兵真后悔牵了这根红线,深觉自己害苦了孟一初。

刘伟兵和孟一初是被选入解放军皮划艇队后认识的。刘伟兵长在大城市,家庭条件优越;孟一初则来自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渔村,刚入伍时在蓝球队,后调入划艇队。孟一初一米九的身高非常魁伟,最难得的是他体型标准匀称,肩宽腰窄,身手灵活,运动场上一点不显笨重。

孟一初小刘伟兵一岁,个头却要高一些。孟一初性格平和待人亲切、诚恳,为人正直,从不愿把人往坏处想。刘伟兵激情四射,思维活跃,深得女孩喜欢。两人虽性格相差较大,但加入集训队后,刘伟兵却和孟一初却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至今已快六年了。

孟一初和李非交往四年,也几乎是让李非伤害了四年。李非总是像一个高傲的公主般对孟一初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来了便颐指气使,对这孟一初到也愿意,可每次他想亲近她时,她便躲躲闪闪。四年了,李非只让孟一初抱抱她。四年来,孟一初仅吻过李非一次,这让孟一初都不好意思对刘伟兵提及。

孟一初走到湖边柳树下划艇前站住,看到自己的赛艇上停着一只白色的鸽子,鸽子全身雪白,嘴和脚是粉红色的,而尾巴上有一点淡淡的蓝色点缀着,非常的漂亮。柳枝、鸽子和橙黄色皮艇被倒影在静静的湖水里,形成一幅极其和谐美丽的画面,孟一初看得有点呆。

一阵微风吹过,水面起了阵阵连绮,小鸽子轻轻挥动翅膀,挪动了一下脚步以保持身体平衡,恰好扭头看到了孟一初,显现出一幅天真可爱的神态,嘴里发出几声“咕咕”的叫声,像是在招呼着孟一初。孟一初心里掠过一阵奇怪的甜蜜,抑闷的心态一下平和了许多。

孟一初记不清是在什么书上看到过这样对鸽子的描述:鸽子是世界上体型最完美的鸟,肩平胸健,神态安详。观察着停留在自己艇上的小鸽子,孟一初心想难怪人们要把鸽子视为和平的象征,决非偶然。

“大孟——!”刘伟兵已走到湖边,招呼声惊飞了艇上的小鸽子。孟一初看着飞向远方渐渐消失的小白点心里又升起了一阵伤感。

“大孟,那你刚买的房子怎么办?还没装修完吧?是想留下房子作为投资呢还是要卖掉?需要我帮着做点什么吗?”刘伟兵能感觉到孟一初的伤感。

孟一初转身道:“啊,伟兵,不用了,我打算明天就去挂牌登记把房子卖掉,把借款也给还掉吧。”

上一篇:男男小说:大坑祭 BY刘绍麟

下一篇:短篇同志:晓东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