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短篇同志:晓东

同志文学    时间: 2019-08-10   

短篇同志:晓东

那天班上重新调了座位,我居然和那个头发乱糟糟快要滴油的眼镜同桌。实在是无聊。我趴在桌上假装睡觉。


   王灿和郑序被调到了我的前面,总算让我显得不会如此的凄惨。晚自习的时候,王灿转过身来对我说周末和高三打比赛的事情。一会儿,郑序做完作业,也加入了讨论。我们排出了参赛名单,当然也有晓东。由于他的重要性,郑序转过身去,压着声音向三排以外的他喊道:“晓东,过来!”


   晓东转过头,一脸疑惑。


   “过来,商量篮球赛的事!”


   “不行呀,老师……”晓东指指讲台上看书的菜头。


   这时,远处,我们班的问题专家大头从桌位上站起来,拿着本资料走上了讲台。


   “啊,谢了!大头!希望你永远都有那么多问题去折磨老师!”郑序高兴地说。他又看着我旁边的眼镜:“嘿,帅哥,你和晓东换一下位子,我们有事要商量。”


   眼镜抬起头,油光发亮的头发在日光灯下愈发显得耀眼:“我在做作业啊……”


   “就是因为你在做作业我才让你换啊,不然我们讨论的时候会影响到你嘛!我这人很对的。”


   眼镜底下头继续做作业,不说话,郑序的脸色开始难看。


   “换一下嘛。”


   “……”


   “换嘛。”


   “……”


   “放学后跟我到后操场去一趟。”最后郑序淡淡地说。


   眼镜抬起头,看样子吓到了,“老师在上面嘛……”


   “我知道啊!我没叫你给他说‘老师,我要和晓东换位子’吧?!”


   “……”


   我和王灿偷笑。郑序转过去朝晓东喊道:“嘿,过来喽!”


   于是晓东猫着腰,溜了过来,眼镜不情愿地拿起书本,同样猫着腰溜到晓东的座位。晓东就这样坐在了我的右边。我的心开始狂跳。


   “嘿!姚明!”他给我打招呼。我转过脸去对他笑了笑。


   姚明,要命,我其实不喜欢这样的外号。没办法,人长得高,篮球却又打不好,进补习班后总算多少有了一些进步,所以班上打篮球的男生就都这样叫我了——和姚明一样也处在成长期。


   “好啦好啦!”郑序拿出名单,“快来商量了!”于是我们开始凑在一起讨论起比赛来。


   糟糕的是,晓东的肩头,不经意却又自然而然地和我的胳膊靠在一起。我的脑袋开始晕乎乎起来——第一次靠得这么近!心里一阵紧缩,意识开始四处游离……


   “搞清楚了没?”郑序突然问我。


   “什么?!”我反射性地问。


   “你……”他的脸似乎快要烂完。


   “在搞什么!”王灿给了我一锤,“你!替补!首席替补!”


   “呵呵,首席两个字还差不多!你们呢?”


   “我嘛,作为一名资深的天才篮球运动员,一个无所不能的控球后卫,毫无疑问地应该排在首发阵容的名单里。”郑序谦虚地说。


   大职咳嗽了两声:“以我多年来积累的身高来说,我毋庸置疑地属于顶级中锋的位置。”


   “作为德高望重的MVP,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希望你们,啊,能尽最大的努力,来打好这场球,嗯,散会。”晓东也板着脸冒了两句,我们四个互相吹捧着哈哈笑了一通,便各自看书了。


   说是看书,谁看得进去。右边就是晓东,就是我喜欢的那个男生,就是我每天远远地看着的那个背影。我想和他说说话,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教室里有种让人安心的平静。一百多个人在这样一间老旧的教室里,桌上都堆着或高或矮的教材和参考资料以及试卷——反正都能挡住课外书或者之类的玩意儿。三三两两地有人在说着话,时不时有压抑着的笑声从某个角落传来。日光灯是出奇地多,26根,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偶尔也闪一闪。据说这间特大号教室是原先的教师阅览室,之所以说是特大号,是因为放置了一百二十多个人的桌椅以后,还可以留下足够大的空间让我们课余的时候玩玩篮球(或者踢足球——不过因此坏了很多盏灯——毕竟足球对场地大小的要求还是要比篮球苛刻些)。


上一篇:校同小说:皮划艇与白蓝鸽

下一篇:男同真爱小说:七步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