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男同真爱小说:七步

同志文学    时间: 2019-08-10   

男同真爱小说:七步




<七步>



前谱 七步之后,一生之前


   【前谱】


   七步之后,一生之前:


   我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形式来进行对过往的回忆与祭奠,那个曾经在我的生命中留下深刻印记的人,总会在各种时候以与当初毫无差别的模样出落在我的脑海里,对我微笑,或者落寞的眺望,和单薄远逝的身影,这些像是一个诅咒一样寄生在我的意识里,无可忘却。


   而我也知道,即使诅咒,亦是应当。


   我毕竟欠得太多。


   或者,这只是我的自赎。


   无事的时候,在即将入夜时坐上开往市中心的公交车,在二层的最后,临窗看熟悉的城市一幕幕掠入眼帘。七星公园,解放桥,十字街,阳桥,西城路口……一个个地名,像锥子一样在脑海里敲凿,公交车停下又开走的时候,路灯会在某一瞬间啪啪地齐齐亮起,就像一连串偶尔被遗忘却必定在某一个时段骤然复现的记忆。


   那时候我望着公交车上随车晃动的脑后壳,会想到底会不会出现奇迹,有一个人回过头来,对我再次露出熟悉的温暖的笑容。


   甄仪的笑容。


   可惜没有,再也没有了,我本来以为我们的结局可以完满,到头来却被我自己毁掉,我本来以为我对此可以云淡风轻,可在沉寂了一个月后,半夜里忽然醒来,望着窗外的微弱月光,竟然无声地流下泪来。


   我是忘不了他了。


   我想他了。


   他曾经与我相挨站在解放桥上,背后车水如龙,行人接踵,桥下漓江静流,竹筏轻浮。那时他望着岸边垂钓的人们,轻声跟我说:安华,我多想等我老了的时候,也能像他们一样,坐在漓江岸边垂钓,那时候,你会在哪里呢?


   能在哪里?在家做好饭等你回来呗。我记得当时自己这样说的。


   他笑了,那样熟悉的,温暖的笑容。他又忽然收住了笑,平静至极:安华,其实等你长大之后,你可能会发现,我们的一生,其实只有七步路要走,很短的,但也很长。


   七步。七步。即是一生。


   他喜欢张国荣的《当爱已成往事》,彩铃和铃声都是它,没人的时候还会兀自在那里哼两句,他的声音有些沉,听起来很悠长,很好听。我曾经损他不敢在别人面前唱歌,他说他只唱给一个人听。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


   《当爱已成往事》真是一首悲哀的歌曲,它像是一曲魔咒,横亘了我与他的一生。他的最后一条短信摘录了张国荣的这首歌的结尾——“忘了我就没有痛,将往事留在风中”。


   甄仪,甄仪。忘,谈何容易,又如何舍得呢?


   回首之时,彼此过往一览无遗,无怨,却有悔。


   谨以此故事追念零落的笑容,远走的背影,和纷杂的往事。


   甄仪,我一直在等你的原谅,和归来。


第一渡 糜烂调 Act.001


   1.


   余森常常懊悔自己没有充分在意过儿子余华然的成长,自从妻子离开之后,这十年里余森没日没夜地工作。他知道,单亲家庭的孩子需要谨慎而且加倍的关爱,但他生性沉闷,是个并不怎么懂得温情说话的人,平日里只有那么几句不可或缺的交流。除此之外,两父子基本没什么话可说。


   当初的热血和梦想是早已经没有了的,那是拥有足够空间与时间的年青人,和具备充分条件的阶层,甚至是无路可退的亡命之徒才有资格追求的东西,像他那样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中年男人,独身带着一个儿子,唯有一心想着怎样给余华然过上一日比一日更好的生活。所以,他把一门心思放在自己的木雕店上。好在手艺提升,生意也愈来愈好,这一切伴随的是余华然的日渐成长,像是一个明朗的预兆。


   那些日子里,夜半的时候,他关了灯,拉下木雕店的闸门,然后转身融入寂寥无人的清冷街道上时,觉得即使是冬夜的寒风也算不得什么凄厉,等到晨曦日起,天空吐出鱼肚白,余华然就会醒来,像寻常的男孩那样无忧无虑地融入这条街道,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令人悲伤的区别。


   那么,现在的一切辛苦,又算得了什么?


上一篇:短篇同志:晓东

下一篇:同志小说:兄有弟攻+番外 by 蓝淋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