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男同小说:迷失雨崩

同志文学    时间: 2019-09-07   

男同小说:迷失雨崩


迷失雨崩 - 毕于易



车到德钦的时候,天色有些晚了。他们决定在县城吃过晚饭,再去雨崩山下的西单村投宿。开车的藏族司机放慢速度,让他们沿街挑选合适的饭馆。他却留意起店铺门前、电线杆上的一则寻人启事,俯拾即是的掠过眼前,又始终看不清内容。后来是停车吃饭,在饭馆的前台又遇到它,才总算得见其详——Missing,黑体加粗的标题下面是一张女子照片,以及她的个人信息,英国人,29岁,某年某月某日于雨崩走失。


   在僻远的边城,身心疲惫的黄昏,这寻人启事带着绝望的表情,令他心头一沉。


父亲的喉咙生了一个瘤,需要尽快手术。


   接到家里电话,他打给了文。这时候,他因为一场盛会被派到北京值守已经一个多月。他们已经六年没有联络。他这样突然的打过去,也不想别人会不会换掉手机号码。但是,电话通了。


   文的声音熟悉又平淡。


   他也尽量表现得自然,报上姓名,说他在北京出差,明天有没有时间见个面?他其实是想现在见面的,话到嘴边才改了口。


   文迟疑的叫出他大学时期的绰号,语速瞬间快了起来,是你小子!我在外地呢。你呆几天?我回来联系你,你住哪儿?


   是他——他心头一热,没有提父亲的事,但是人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慌张,甚至觉得见不见面都没有关系。


   文在第二天中午打来电话,问他在哪碰头。他想去他家。文懒懒的说,有点远哦,隔着大半个北京城。他坚持要过去,让他在地铁站等。从办事处出来,还不到下班时间,地铁难得的宽松着。一路上他认真收看车载电视播放的宜家广告,演儿子的小演员发脾气的模样十分逗趣,不知不觉到了站。他还是感到了紧张。伸手进单肩包里掏手机,刚刚找着,文的电话就来了。文说,我看到你了。他急忙抬头张望,视线越过人潮涌动的站台,也在一截自动扶梯的顶头找到文。虽然只是远远的一眼,他发现文胖了一圈,头发也薄了不少。他惊得差点别过头去,简直无法接受文有这样大的改变。心里怅怅的,脸上仍笑着,快步挤上扶梯。两个人见面都没说话,点点头就一前一后往外走,想是因为地铁站的嘈杂才一时有些语塞?回到地面,又走人行天桥过街。文匆匆走在前面带路,期间回头解释一句,车子停在对面商厦的停车场。话没说完就转过身去。他只来得及对着他的背影笑了笑。他们不发一言的下了天桥,进了停车场,又挤挤挨挨的坐进车里。他感到不好再沉默下去,才开口问文,工作很辛苦吗。文敷衍的抱怨几句,话锋一转,刚刚在地铁站第一眼见你,很奇怪你还是老样子,现在仔细看……他故意眯起眼睛打量他,你小子也成熟了不少。他想起方才自己对文样貌的介怀,微微的笑了。原来不知不觉,他们都在慢慢变老。一种体谅的心情在狭窄的车厢里迅速生长。他们聊起这场盛会带给北京的变化,回避了彼此六年没有联系的话题。


   文的家在闹中取静的一条背街。小区很大,车子七绕八拐的开进去,再由地下车库上楼。刚出电梯,就看见文的妻子已经等在家门口。她见面就抱歉的说给他,儿子让阿姨领了出去玩——原来文已经有一个儿子。他在沙发上坐定。她笑盈盈的沏上茶。她的脸果然是清丽的,谈吐自若,衣着又那么得体。他不由得往里缩了缩腿。他只换了件体恤,下身还穿着制服。他主动介绍他是来北京值守。她便向他求证一些小道消息,又说起她做志愿者的经历。闲聊一会,不让他感到穷于找话,起身进了别的房间。他原以为,他来文的家,心底是坦荡的。现在,她撇下他们躲到一边,他又开始担心她会不会起疑。他故意提高声音和文讲话,投她所好的搜罗着工作中接触到的秘闻。文并不配合他,自顾自的吸烟,让他一个人唱独角戏。他说着说着,局促的住了嘴。正感到无计可施,就听见门给嘭的一声推开,儿子回来了。他跟这小家伙都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文的儿子已经这么大。儿子也没有想到家里会突然多出一个陌生人,搂着文的脖子认真打量他,说你不像他的大学同学,你是他的小学同学吧,你太年轻了。儿子把他们都逗笑了。


   儿子回来了,妻子也重新来到客厅。他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妻子赶紧推辞,不许儿子拿。儿子也一本正经的说,你不要给我钱。他争辩不过他们,只得坐回去。儿子从客厅这头跑到那头,一会表演武术,一会背诵诗歌,一会又要去弹钢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他松一口气,得闲环顾文的家。他看见玻璃茶几下塞满维生素瓶,摞在墙脚的塑料整理箱里是五颜六色的儿童玩具,电视柜的一格放着一只黑色烟斗。文的小家庭就这样向他敞开,带着知根知底的亲昵,也是各自精彩的意思。


上一篇:西安同志故事:Gay圈老手的刺激男男经历

下一篇:感人同志小说:春暖花开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