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男同小说:就这样被你征服

同志文学    时间: 2019-09-22   

男同小说:就这样被你征服


   我恋爱了,和我们的班花文秀。和文秀恋爱不为别的,是为了班上的恶少叶川。别误会,我和叶川不是朋友,相反是一对儿针锋相对的对头。

   从大一后半年开始,我们专业就形成了两股势力,一股是以叶川为首的富家子弟团,仗着有几个臭钱专干些欺男霸女的勾当。叶川就象个黑社会的老大,走到哪里身边总跟着几个小弟,看谁不顺眼就是一通狂扁,小弟们称叶川为叶帅——或许是因为叶川是他们的统帅又或许是因为叶川长得帅。另一股势力则是以我为首的穷哥们儿们,为了维护穷人的尊严而抱成的团体,人数众多让叶川多少有点顾忌。


   我——阮俊,一个不幸落入贫困之家的天才神童。家境贫寒并未影响生长发育所需的营养摄入,相反身体健康硬朗,算得上是英挺俊秀。自小到大因学习成绩优异而被学校和家庭宠腻,因而养成了睥睨群雄的气质,也许是这种气质让我挑起了与叶川抗衡的重任。

   自古正邪不能两立,我们的先贤岳不群先生好像就这样说过,所以我和叶川经常有些针锋相对的较量,不过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式的,因为群殴起来多半是叶川吃亏,谁让我们人数众多呢?所以叶川不敢太过分。

   说到动口,每次都是叶川输,因为我的口才很好,并且痞味十足,贫起来绝不次于叶川这个京油子。好像贫是北京人的专利,所以叶川侮辱我说我是被北京人串了种,我回击说“你他妈的是被我串了种。”叶川气得要动拳头,我握着拳头跟他怒目相向,最终还是叶川忍住了这口恶气。

   入学头半年,文秀就缠上了叶川,女人嘛,要么喜欢男人长得帅,要么喜欢男人有钱有势。叶川这两样都有,所以被班花缠上是意料之中的事,可后来的事态发展表明文秀看重的并非后者,因为她舍弃了叶川转而看上了我这个穷小子。

   我觉得文秀能看上我其中有叶川的功劳。大二结束那个假期,我留在北京打工挣学费,而文秀则因为高数要补考提前两周返回学校。

   有文秀的地方往往就会有叶川,叶川也是提前两周返校。在这两周的时间里,文秀并没有象以前那样整天陪着叶川,而是时不时地找我给她补习高数课程。

   我想文秀找我补习高数并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我的各门成绩都是最好的,并且恰巧留在学校,她找我补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叶川这个白痴硬是想不通这简单的道理,整天气哼哼地冲我发狠,这让我发现了一个新的折磨他的办法。

   对付叶川我从来就没手软过,我牢记岳不群先生的一句话——对付邪魔外道只有用刀剑说话。有了这样一个折磨叶川的机会我当然要抓住。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对文秀甜言蜜语大献殷勤,而叶川则常常冲文秀发脾气。

   文秀夹在我们两个中间,叶川往外推我则往怀里拉,自然而然地我抱得美人归,大三开学时,我已经开始跟文秀花前月下了。

   叶川终于按耐不住,晚饭后带着几个小弟找我拼命,我的穷哥们儿们呼啦一下全站了出来,人数二比一强让叶川差点泄了气,他咬牙切齿地对我说:“阮俊,如果是个男人就跟我单挑!”

   “哈!小川川,我好怕怕呀!”我挤眉弄眼地气他。

   论身材,我跟叶川差不多,并且我的脑筋比他好使,尽管没在黑道上混过,但使起坏来未必输给他,所以我毫不犹豫地跟他拉扯着到了学校图书馆后那片人迹罕至的空地进行了一场殊死决斗。

   这狗日的下手忒狠,开始我吃了点小亏,当我的野性被激发出来后,我们打得旗鼓相当,最终同时累扒下了,躺在草地上瞪着两对熊猫眼相互怒视。

   “阮俊,你说你丫的穷横个啥?你有什么资本跟老子横?”叶川用鄙夷的眼神儿瞪着我。

   “哎哟!我的小川川,你说得真对,老子没钱还横可不就是穷横!你说你除了老爹扔给你的那俩儿小钱儿还有什么?成绩你不如我,抢女人又不是我的对手,打架嘛,嘿嘿,跟个赖皮狗似的躺在地上,还是不如老子我!”

   叶川正要回嘴,我赶忙用话堵住:“宝贝儿别急,我还没说完呢,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错,老子也象赖皮狗一样躺在地上,老子穷啊,老子不在乎啊!啧啧!富人家的小少爷,让人打得跟个赖皮狗似的,好可怜哟!叫声好哥哥,我饶了你这回。嗨—嗨—!别那么瞪着我,哎哟喂,我的小川川要气死了,哥心里疼疼,哈哈哈……”看着叶川怒不可遏的样子,我得意地狂笑,“大山的孙子哟——!爱太阳喽,太阳那个爱着哟,山里的人妖……”得意之余我扯着嗓子唱起了《山路十八弯》,不过歌词让我改得面目全非。

   叶川怒吼一声扑了过来,我们两个男人躺在地上耍起了村妇的王八拳,打得那叫一个狠,最终实在没有劲了搂在了一起谁也不想动弹。

上一篇:伤感男同小说:矿工李虎

下一篇:校园同志:一种叫两难的爱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