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当前位置: 同志文学

校园同志:一种叫两难的爱

同志文学    时间: 2019-09-24   

校园同志:一种叫两难的爱


那天晚上乐钰送我到了茶楼下,很绅士的为我打开了明乾的车门,又吩咐说“开慢点”。 奇哥也在车上。两人不停的问我有关于乐钰的问题。后来他们发现我只会答“我不知道” ,就改变了话题。奇哥的兴致特别的高,不停的讲笑话耍贫嘴,和明乾一唱一和,两人乐不可支。我一直闷闷的,像是在跟谁生气,不过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自己有什么好气。

奇哥拍拍我肩,问我怎么了?我突然记起了什么问介东呢?奇哥像是被我这句话穿了心窝子似的,整个人儿突然暗淡了下来,一言不发。许久之后,当我弄清了整件事情的真相,再去思索奇哥那天的神色时,我知道了那种表情叫“失望”!

回到学校了,又是正常的上课作息。乐钰是高三年级的,在另一幢楼上,我也没碰到过她。几天以来,一切像是恢复到了从前。如果不是介东一直努力的躲开我,我真的会以为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还好奇哥、小周子、佟老大、明乾、小西他们几个没受多大影响,跟以前一样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的。

又是一次,介东在食堂里跟我遇上,掉头就走。我真的无从忍受了!虽然,他在短信里说了跟我分手的话,但他不给理由,我要他见了面,亲口说给我听他也不肯。跟我见面就这么困难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天!谁来告诉我。

这天奇哥给我递纸条说,下节体育课,散了队去小树林谈点事。这张纸条让我兴奋了整整一堂课,以为一定是介东想见我了。 班主任看我神色奇怪,几次三翻的问:堇同学,你怎么了?又说你是班委应该起到带头作用,不要总在课堂上动来动去的。

体育课上,队刚一散,我立马屁颠屁颠的跑到小树林去了,连点起码的女孩子应有的矜持都忘了。我看到向我走来的不是介东而是奇哥,心一下子凉透了。

奇哥看着我问:“你想见介东是吗?”

我点点头。

“他不会来见你了。”

“为什么?”

“他希望你忘了他。”

“为什么?”

“真的想听吗?”

“当然。”

“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听了不许哭。”

“好吧。”

奇哥看了好一会,似乎在酝量一种气氛:“因为,其实,他最爱的是邝琪最对不住的也是邝琪。”

奇哥没让我有插嘴的机会,把事情讲了下去:他们是初恋,在县二中上的初中。他们初三的时候,介东得罪了那时的班主。邝琪为了保住介东答应了跟班主上床 ,但叫班主不要说出这件事。就在那天,介东无意中看到了,邝琪被班主搂着,就这样他们分了手。后来,介东转了校。邝琪后来不知为什么也转了校。

我听着这个故事哭的泪人儿似的,末了我说,邝琪真可怜。

奇哥笑着说只有你才老觉的别可怜,你被打了又没男朋友了,不可怜吗?

我站起身,摇摇头,我比她好的多啊!

奇哥好象还想说什么。我止住了她,说想一个人静静。起身走了。

有过了一天,我的心痛在消减。奇哥讲的这个故事似乎有一种力量在浮托着我。我仔仔细细的回味着邝琪,这个敢说敢做、极爱极恨、百变无端的女人,心里竟充满了一种欣赏的感情。末了我想:算了吧,也许琪更适合他。他那么没用,不是正需要一个坚强的女人吗?这么想着,我笑着哭了。问题是我真的放的下介东吗?

周末了,乐钰突然跑来找我吃饭,说是上次答应了要谢青杨的,希望我也去。我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把她给忘了。说实话,虽说她帮过我,但这种人我还真不愿意多打交道。她看我不乐意的样子就说,害怕就把男朋友带上。我说谁害怕了,只不过我没男朋友了。 她问是不是因为邝琪的事。我点点头。她说一会邝琪也去,她帮我跟邝琪说清楚。我说不用我乐意把介东让给邝琪。她奇怪的问为什么。我说这可不能告诉你。她被我的孩子气逗乐了,说好好,她不管。但求我看在她帮过我一把的份上给她点面子。我说,你不是说因为打跑了我的风筝才帮我的吗?她说要是她把风筝还给我了?我一时塞语了。她让我等一会,然后转身向校外跑去。

故事,是从乐钰举起鸟枪打跑了我的风筝开始的。

我那只风筝是用纯黑的胶纸做成的鹞子形状。它在百仞高空平翔,迎着猎猎晚风扑闪双翼的样子,还很有几分似真鹞。乐钰当时看差了眼,对着那风筝放了一枪,不过她的枪法实在不怎样,没有命中风筝却打断了纶绳。那风筝脱了线,呼呼的飞过河对岸去了。

我站在沙滩上,手拿空杼轴愤怒的望着堤岸上的乐钰和她身后一帮奇装异服的少年。他们起先也为这奇怪的“鹞子”吃了一惊,接着轰然狂笑。乐钰要不是一直伫着那杆还在冒烟的鸟枪可能早就笑趴到地上去了。这笑声令我怒火中烧,想也没想,就举起杼轴,往乐钰的脑袋“啪”的砸去,还用地道的家乡话赠送了她一句“X你妈”,拉着小西转身走了。

上一篇:男同小说:就这样被你征服

下一篇:感人gay小说:两个已婚帅哥的幸福生活

投诉受理:QQ:1474489650  |  本站内容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