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文学 >

短篇同志小说 我的东北弟弟(3)

类别: 同志文学  时间:2020-03-26 

此时,浴室里昏暗的灯光下,只剩下我一个人陪伴着我的影子,依然寂寞地竖立着,外面传来许多男孩子磁性的语音和天真的玩笑声已经编织成一个浪漫的氛围,萦绕在我的周缘,让我迫不及待地帮自己释放掉了压抑已久的激情,恢复了低沉的情绪落寞在那里!

第二天下午,我按时来到了草坪,等待着松鼠来吃东西、男孩来踢球。

松鼠倒是如期而至,男孩们却不见踪影,让我觉得好像缺少点什么。

那只松鼠贪婪地吃着我带来的各种干果,只见它用小手敏捷地剥开那些松子、榛子的皮,食里面的瓤,而且我怕它渴,还给它带了一瓶“鲜橙多”,间或喂给它喝,里面装的可是自己冲的橙味饮料,颜色差不多估计它也喝不出来。

不一会松鼠走了,看它撑得肚子都有点大,跑得很慢,一路还追逐着一只飞得挺低的蝴蝶,甚是悠闲。

我仰卧在草坪上,不知道该干什么、该想什么,眼前一片茫然,不知不觉中就要睡着了。

“咳!彭穗。”

我被叫醒,一个男孩的脸庞映入眼帘,“睡着了吗?”原来是杜渐。

“嗯,你踢球了吗?今天。”

“今天有事,大家都没来,不好意思,让你白等了!”

“没事没事,我每天都要在这里呆一会。”

“你吃饭了吗?”

“我吃了,不,你看我都过胡涂了,中午饭我吃了,晚饭还没吃呢!”

“走啊,我请你!”杜渐诚恳地邀请。

“行啊,正好我也饿了!”

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我了解到,原来这个杜渐是在外地念书的大学生,暑假来北京上托福班,就借住在这所学校里。

“喝点啤酒吧!要不俩男人一起吃饭总觉得没有气氛。”杜渐征求我的意见。

“行,一人一瓶,多了不成!”我同意跟他喝酒,“对了,你们东北人应该能喝酒啊!”

“别提了,我酒量一般,稍微喝多点就想睡觉,然后就跟死人似的!”

“你住你同学宿舍吗?”

“对呀,不过再呆两天他们同学都该回学校来实习了,我就没地方住了!”

“哦!是吗?”

“嗯那,来,咱俩干一个,初次啊!”杜渐和我碰杯,只听“嘭”地一声溅出许多白沫,然后他一饮而尽。

“够爽快!”我也捏着鼻子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我和杜渐一直坐在那里喝酒、聊天直到很晚。

“走吧,去我家里坐坐?”

“不了,改天吧!”杜渐推辞着。

“去认认门先,不远,就在学校院里。”

“你一个人住?”

“对呀,一室一厅的房子!”

“现在十点多,宿舍十一点关门,要不就去呆一小会吧!”杜渐终于答应了我的请求。

杜渐有些晕乎,骑车的时候直打晃,跟在我后面顺着校河边黑咕隆咚的小路磕磕绊绊地骑行,我不时回头照应着他,怕他一不小心栽到河里。

我的寓所在一个塔楼的十五层,几乎就到了楼顶,站在阳台上能俯视校园夜色的全貌。从阳台到卧室的床边,借着酒劲,我和杜渐敞开了话题。

“你家可真带劲!真爽。”杜渐发出啧啧赞叹。

“我这刚搬过来住没多久,以前也是住集体宿舍来着!”

“俺们寝室住八个人,挤得要命,乱七八糟的!”

“不过还是宿舍热闹啊,那么多人,一点都不寂寞,是吧?”

“那也是你这儿好,比较随便,想几点熄灯都行,哎!真羡慕你!”

“有空你也可以过来住啊!”我随意地说出自己心中以为不可能实现的期望。

“你这屋不就一张床吗?”杜渐还信以为真。

“还有折叠床,再说这是双人床也够住。”

“是啊,是啊!我有时候没办法还跟同学挤一张单人床呢,困急眼了哪儿都能睡着!”

“嘿嘿!有道理。”我笑着说,随手从冰柜里拿出一根雪糕递给他,“吃点冷饮吧!解解酒。”

“谢谢!”杜渐接过雪糕,马上去掉包装大嚼起来,我在旁边凝视着他,看他黑里透红的可爱笑脸,朴实温顺得像我梦中的弟弟

“喜欢看美国大片吗?”我打开电视,不停地调换频道。

“还行,不过电视平时很少看,宿舍也没有有线,收不着几个台。一般就看看体育频道。”

“爱看足球吧!”我把电视节目定格在一个体育台。

“嗯那,当然了!是球迷都爱看。”

这时杜渐看了看表,然后作出恍然醒悟状,“我得走了,一会宿舍就要锁门了,进不去就完了!”

“这么着急?”

“嗯,这回知道门儿了,说不定哪天就过来打扰你了!”

“行,没问题!电话不是也知道了吗,有时间电话联系吧!”

共21页: 上一页234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