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文学 >

不出卖我的十七岁

类别: 同志文学  时间:2020-04-22 

不出卖我的十七岁

从上岛出来我要先去老刘那里要前天晚上的钱。这老东西折腾我一夜却只带了三百块钱出来。我收了他一部手机,告诉他我今天会去找他拿钱。本来头几次做的时候我不问他收钱,我那阵手头有钱就找老鸟玩,小杜说我倒贴的事情也干,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老刘对我好过一阵。只是后来我离开他后和别人在一起让他撞见他骂我卖货。我就没有饶他,我对他说卖货就是MB,MB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你妈的B!可他后来还找我,我没有地方去也会跟他去,他第一次付钱时问我你值多少?我没有理他他扔了两百给我让我滚。

我心想你个老货敢这样对我,便想个招让他离不了我。于是我用力地计好一切地让他爽了一次,他软瘫在那里竟然流下眼泪说,你要是不离开我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我盯着他问:你还有一辈子吗?

我转身离去。

不管我后来再怎么对他,他都想办法联络我,我就是不理他,但还是有一次被陌生人涮了后,一个人从钟楼往回走的路上被老刘抓了个正着。他说他给我钱,一次三百行吗?我说不行,我现在出场一次六百,骗得他一楞一楞的。

老刘家就在街口不用往里拐,我用他的手机给他家打了个电话。

老刘没有让我上他家去,他在门口堵住我。说小子你就会这样对我我可不会这样对你。手机呢?见了手机我才给你钱。说着就把手伸进口袋象是去拿钱。

我把手机刚拿出来,这死货却大喊说抓小偷啊这个小偷偷了我的手机。

我瞪了他一眼。

可不管用,周围马上围了几个人。

还有人喊着叫110!

妈的,损我,我怕你个球!我把他的手机往地上狠狠一摔转身就跑。那帮看热闹的老头老太太怎么能追的上我--他们哪里知道小爷我原来读中学的时候是短跑冠军,其实是亚军。

我跑过草场坡转过二环上个的士就闪了!

我在李家村下车,找了个公用电话亭给老刘打了个电话。

真爽,是他老婆接的,我冲口就说z你妈你老汉今天摸我女人的脸了,狗日个色狼怕我打扔了三百块钱就跑。

我扣了电话抬眼看了看对面,夏绿地灯火正好。

可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罗响来。我第一次上KTV是他带我来的。

我不能想他,一想起他就想起我辍学的事情。

本来我初中还上的不错考上个重点中学,可老爹说他要去日本了。和我那个娘离婚后他带我很累我知道,但也不能把我一个撇到西安他去大阪。其实他也就是个中国向日本输出的劳工,到大阪的一家印刷厂开油印机。他说为了我能上大学他才去挣钱,他说没准儿以后带我定居日本。

切,我不要。我问他有没有民族自豪感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自信心?我问他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日本的侵华史?是不是也要做个大汉奸?

他还是走了,把我交给姑妈,他就走了。

伤心归伤心我还要上学还要活下去,我留不住他,他也留不住我娘,我娘也不要我,我只有我自己。

还好一开学就认识了罗响,别人都讲他帅,我觉得他和我差不多。就是他打篮球比我好而已!我们坐一桌,互相抄笔记互相打掩护看小说看漫画互相打水甚至放学也能一起回家。这都没有什么,只是我迷上他一下课就抱我的感觉,我们坐在最靠墙的一组,一下课他就先靠墙然后拉着我往他身上倒,别人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时候说你看这对同性恋他就说你嫉妒也找一个!笑的开心极了。

刚开始我不习惯,后来我却盼着快下课,因为有时候他那个玩意会硬硬地顶着我,那种感觉我越来越在意!

有一天下课后我们班李竟泽来找我,问我上课看什么好东西那么入迷?我告诉他是射雕。他就和我聊起别的事来,我心想你没什么屁事别妨碍我和罗响抱抱啊就想着进教室。谁知道罗响却从教室跑出来说“你正z,你缠着我老婆干什么?”我头一次知道李竟泽可以叫成你正z也头一次听到罗响说我是他老婆,笑到分不出是因为前者还是后者。

我喜欢看罗响在体育课上的样子,除了打篮球他行以外什么鞍马跨栏中长跑他全不行,动作难看姿势难看却很耐看。轮到我的时候我故意漏出潇洒敏捷的一面,我不知道女生们爱不爱看但我想罗响也许爱看!

罗响他老爹是个什么长好象家里比较有钱还有一个专用小轿车,周一一见他总要说他老爹又开车带他去了什么地方?他问我爹的情况我说我爹去了日本他就露出羡慕,什么样啊,可我不敢再往下说。

他有一段时间不太抱我了一下课就往外跑,好象有什么大事。我从来没有开口问及因为我不知道我能说什么我又会说出些什么?

共46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