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文学 >

军同小说:爱上侦察班长

类别: 同志文学  时间:2020-04-24 

上卷

故事得从我当兵的第二年说起……

高考失败后,我爸托关系把我弄进了本省的一支炮兵部队,所以我算是个“关系兵”。部队在粤北山区,和繁华的省城有天地之别。

当兵一年了,新兵时的苦我就不说了,就说在这一年里边,和我上铺的小马还有我旁边铺的力锋结下了深厚的兄弟友谊,我们仨平时干什么都粘在一块,连上个厕所都要结伴去,战友们都说我们是“三人帮”。我和力锋都是心很高的人,都经历过高考失败的痛苦,我们都决心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于是一块复习考军校,可惜我又一次遭受了失败,但力锋考的很不错,八月的时候收到了从北京一所军校寄来的通知书。当时大部队去海边搞为期3个月的海训,力锋和小马都随大部队去海边了。我和连队其他6个战士是我们连的留守人员。由于力锋被录取,所以从海边被叫了回来到团里面办手续准备去北京上学。一个月不见,他被海风吹得黑上加黑的,简直和黑人没什么两样了,我在羡慕他的同时也在感叹自己时运不济,同时张罗着为他送行。

在力锋临走的前一个晚上,熄灯号响了后,他说要到3连去和他一个老乡话别,于是我就陪着他过去,当时是海训期间,大部队都不在,每个营只有一个干部留守,自然对我们留守人员的管理很松,所以我们才敢在熄灯后跑到别的连队去。我们是1连,3连隔着我们只有一个连队,所以我们很快就到了3连的门口,远远的就看到有个人影在等着我们,力锋喊道:“志远!”那个人影就迎了上来,走近了,高高的,大概一米八的样子,他的夏装扣子没扣,里面也没穿背心,结实的胸肌和腹肌棱角分明,在昏黄的路灯下泛着一种古铜色的油光。最关键的还是他的脸,就像是用刀刻出来的,有一种刚毅的神情。我现在已经无法描述当时第一眼看到他时的心情了,只知道我当场楞在了原地,眼睛发直,连他们后来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反正我活了19年,第一次有这种被箭射中的感觉。当晚回到排房后,我已经记不清之前干了些什么了,只记住了一个名字“志远”和他那棱角分明的脸。

第二天我有点神不守舍,向力锋旁敲侧击打听到了志远的一些情况:志远姓林,一级士官,第三年兵,3连侦察班的新任班长,刚从教导队集训回来,之前在师特务连,他们都是湖南老乡。难怪以前我好像都没见过他呢。力峰是晚上的火车,有很多行李要托运,于是我就请了两个小时假送他到火车站,帮他忙上忙下的托运行李什么的。临上车前,力峰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他从口袋里掏出100块钱,说:“我忘记了,我还借了志远100块钱,你帮我还了吧,还记得他什么样子吧?”“记得!当然记得!”我的心里一阵狂喜,正愁找不到以后去找志远的理由呢,力锋啊力锋,也不枉我今天那么辛苦的来送你一场!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吃完午饭后,我攥着那100块,飞也似的来到了3连,问值日的哨兵:“请问林志远班长在吗?”部队里的义务兵管资格比自己老的士官都叫班长。“在呢,在排房里边。”“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好吗?”“好的,你等等。”

他终于出来了,看到我他皱了一下眉:“你是哪个连队的?请问有什么事情?”我晕了一下,回答:“班长,不记得了吗?我是力锋他们连的,力锋他说借了你100块钱,要我转交给你。”“呵呵,不好意思,一下没能认出你来,那天晚上主要是没开灯,又顾着和力锋说话了,所以……呵呵。”我的心里一阵发凉,敢情人家连我长什么样都忘了呀。但我还是装着没所谓的说:“没关系的,一回生二回熟嘛,我叫何鹏,下次不要不记得我就行了,呵呵。”“怎么会呢?何鹏,谢谢你了啊!进来坐坐吧。”“不了,不影响你你睡午觉了。”我的心此时狂跳,只恨不得快点离开,不然我怕自己的心会从胸腔中跳出来。在回连队的路上,我不断回味着志远刚才和我说的每一个字,此时只有两个字来形容我的心情,那就是:开心。

整个午休时间,我都在想着下一步该如何做才能接近他,可是想破了头都想不出什么办法。初恋啊初恋,你就是这么折磨人!

晚饭后,我一个人溜达着,不知不觉又溜达到了3连,很令我兴奋的是我一眼就看到了志远,他正在他们连队的球场上和几个战友打篮球呢,于是我很自然地就到了球场边上看起他们打球来。志远的上身赤裸着,身上没有一点赘肉,匀称而结实,随着他的动作,胳膊上的肌肉就像一个个小老鼠在他黝黑的皮肤下滚动着,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如此大方地欣赏他的身材而不会有被人发现的尴尬,我今天真是赚到了。正在如痴如醉的时候,志远发现我了,他冲我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喊道:“嘿,兄弟,要不要过来一块打?三个人一边!”我说:“好啊!”接着就冲上了场去和他们一块打起了篮球。志远的技术真不赖,我的球技也不差,好歹我178的个子,在连队也是主力之一。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7点钟看新闻的时候了,我依依不舍地回到了自己连队。

共31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