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90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文学 >

我的同性恋情人是小舅子(2)

类别: 同志文学  时间:2021-04-05 

姐夫一定一直以为自己是为了姐姐的幸福吧?谁能想到是他自己有那种龌龊的私心呢?虽然姐姐一直跟他闹着,他却一直忍受下来了,他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刚开始很爱自己的姐姐,这么多年了也还一直在努力,而姐姐抱怨了这么多年,最近也终于懂得了珍惜,好像突然觉得那个没出息的男人才是她能依靠的港湾。可是……他们离婚了,因为自己。

他硬生生的拆了这段婚姻,这段就要冒出曙光的婚姻。他知道,要不是自己,也许慢慢的那个男人和姐姐的感情就好起来了,一直没有孩子的他们一定会去抱养一个可爱的小孩,不管是男还是女。

然而,终究被他断了。

在男人签字的那一刻,他很激动,藏在身后的手都微抖着,他不敢让他看出来;而自己居然也狠得下心来,让自己的姐姐把离婚书给签了?

那一刻,他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逼着姐姐离开那个人。

他不敢相信,姐姐签字的时候他内心是有所期许的,或许他会有机会的。真龌龊,然而他不悔。

可是……出来时见到的那一幕,他痛得不能呼吸,放下那一纸证明那个男人是单身是自由身的离婚书就往外走,内心只想着为什么他要吸那么多的烟,他难道不知道他那样做会让他心如刀绞吗?是的,他当然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自己是他妻子的弟弟,弟弟而已。

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

借酒浇愁夜

推开虚掩着的门,云悠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程敬闻这小子居然在喝酒?而且已经喝得东倒西歪了,连门都没关,他打算喝完酒就风寒吗?怎么这么大了还不懂得照顾自己啊。离婚的人是他耶,他都没跑去借酒浇愁他倒是折腾什么呀,到底谁才是该伤心的人啊。要不是房子给程瑶玫了,他只能到这个地方来,他也不会知道这小子躲起来一个人喝闷酒啊,真有点哭笑不得。

“敬闻、敬闻,醒醒,别再喝了。”云悠扬把喝得醉醺醺快没意识了的人手里的酒瓶拿掉,再喝下去还得了啊?

“别吵,让我、喝,我难受……”四处摸酒瓶子。

“我知道你难受,但也不要喝这么多的酒啊,很伤身体的。”难道他和程瑶玫离婚让他这么难受吗?可是,终究该离的,只是他一直提不出来,怕伤害瑶玫也因为自己害怕孤独而已,作为一个男人,他太软弱了点。

“不,我要喝……”他好难受,心里好难受,觉得全身瘫软又浑身发热的,要把衣服脱掉脱掉,不穿了。

“敬闻,不要扒了,去浴室再脱,洗个澡好睡觉。”云悠扬看见程敬闻难受的用手在胸口上乱扒,抓住他乱扯的手,那样是脱不了衣服的,而且他酒气很重,浑身黏糊,不洗澡怎么睡觉啊。

“热,好热,难受……”程敬闻继续和自己的衣服做斗争……

“好、好,脱了,去洗澡吧。”看他这么难受,云悠扬只好动手帮他脱衣服,再让他这么折腾下去晚上就不用睡了。把人扶起来往浴室方向移动,这小子还挺重。

总算在浴室里把他的衣服都脱得差不多了,云悠扬在犹豫要不要帮他把最后一件也给脱掉,虽然说男人坦然相对是件很自然的事,但这小子好像一直不喜欢这样,每次他开玩笑说一起洗吧他就逃得远远的,还是个害羞的孩子啊。

脱不脱?

脱,还是不脱?

云悠扬很纠结,还是先让敬闻醒醒再说吧。稍微调了下水温就拿着花洒往地上的人身上冲,只见程敬闻迷蒙的睁开眼睛,又闭上。

“喂……不是吧,敬闻,醒醒啊,起来自己洗澡。”云悠扬把水调停,蹲身下去想要把这个人摇醒。

程敬闻被吵得不行,头疼得厉害,胡乱挥手,不要。云悠扬哭笑不得,看来只能帮他洗了。

把最后一件衣服……内裤脱掉。

开始清洗!

程敬闻半迷糊半清醒,隐隐约约依依希希好像看见了那个男人,觉得眼前的人晃得好厉害。

“姐、夫?”

“嗯?”

“我好难受……”

“活该,谁叫你喝这么多的酒呢,怎么喝成这样了?”终于有点清醒了吧?

“别晃,好难、受。”程敬闻挣扎着起身抱住眼前一直摇晃的人,呜呼,舒服多了。

云悠扬没想到自己会一下子被程敬闻抱住,哭笑不得,这小子醉成这样了,哪里是他在晃了,明明是他自己喝酒了眼神晃吧?

共46页: 上一页2下一页
为你推荐